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怀念王志涛  

2012-03-08 13:50:2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的一顿大酒让我迷迷糊糊的一觉睡到天亮。八月的北大荒三点钟就天大亮了,已经快七点才睡到自然醒,应该说是睡到太阳老高了。洗漱完毕来到餐厅,接待我们的处长在“七星泡”的单间里安排了早餐。原来处长是由七星泡农场调到九三局,因此对九三宾馆的“七星泡”单间独有情衷吧。

   大家边吃边聊,说到七星泡我突然想起了王志涛,于是我向处长问及是否认识王志涛,处长先是一愣马上回答“认识,那可是我们七星泡老百姓的政委。咋滴?”我没有回答处长的反问,脑子里却立刻浮现出王志涛的身影,回想起和王志涛在一起的那段时光。

   兵团结束了它暂短的历史使命,四十五团又改回了鹤山农场。王志涛从建边农场调来鹤山农场担任场长,担负起鹤山农场改制后的重任,印象中大家称呼他是王主任。从此场办公室就安排我给王主任开车,使我有了和王主任几乎天天接触的机会。

   王主任来鹤山农场上任时间不长走遍的每个连队,从土地商情到亩产多少,从连队管理到职工生活都认真仔细的寻问了解。特别是对知青的情况每到一处都要重点过问,这让我身为农场里千万个知青中的一员,感到他能这样关心知青也是一种安慰。我和王主任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将近一年多时间里最让我很难忘的几件事,现在回想还是仿佛就在昨天。那是王主任刚来鹤山农场不久去建边农场办事,建边农场在嫩江县的北部大约一百三十公里左右的山里。早晨从场部出发到了下午两点才跑了近一百公里,还剩三十多公里的路程。

   砂石路是在日本鬼子时期建筑的铁道路基上铺筑的越走越窄,枯燥的视线,单一的砂石路让困意悄悄的来临,突然吉普车冲向了路边养护路面的沙堆,强烈的颠簸把我从睡意中惊醒,迅速调整方向,吉普车碾压着路边的软土没有冲下路基,摇摆颠簸地回到路中停住。

   困意被惊吓赶走完全无影无踪,我从车上下来,透过路边的灌木一看不禁喘一口大气。路基的下面就是山沟,虽然不是深渊,刚才要是下去,估计后果是不堪设想了。王主任也下来看了看,说了声好悬哦就回到车上。

   我镇静了一下继续边开车心里边做好挨批的准备。车里静静的,我俩谁也不吱声,只有发动机在爬山时发出的“嗡嗡”声。

  “刚才真是好悬哦,要是下去咱俩就完了。”王主任终于发话了,他的话打破了车内的寂静。我忐忑的心里准备继续接受他不知道啥样的训斥甚至是叫骂。反正不管是啥我都得接受,不管咋地全是我的责任,好在没酿成大祸。我没有吱声,车里恢复寂静。

  “刚才这事也怨我,我也困了,我要是和你唠唠嗑你就不会有困意了。”王主任的这句轻松话语再次打破了车里的寂静,同时也使我非常出乎意外,他非但没有责怪我,反而做自我批评,这也让我不安的心情稍有好转。

   我忐忑的心渐渐地平稳下来,我对他高大威严的印象又增添了和蔼可亲的改变。接下来路程王主任和我说着唠着,车里不再寂静,困意不再骚扰。不知不觉的很快就到了建边农场,我第一次来到建边农场,第一次对王主任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新感觉。

   病退返城的准迁证心急燎火的盼了半年多终于盼来了,手里拿着终于可以返城的准迁证,心里涌上的是难以表达的心情。泪水在眼里涌动了好一阵还是强忍回去,怕被别人看见难为情没有流出来。鼻子酸酸的最终暗自高兴代替了难以表达的心情。

   迅速办理妥当所有关系后开始打箱装行李,这时候有好心人出主意,何不弄些板材钉包装箱。板材钉包装箱即可以保护行李安全,返城回到家还可以再利用,真是一举两得。另外看着这板材还可以想起大兴安岭的伐木生活,甚至可以向家人炫耀,这就是每年为什么不能回家过春节上山的战利品。高!实在是高!

   弄板材得需要到原来营房股改头换面的基建办批条子,怀揣着包装箱的遐想来到基建办。见到基建办的领导后我非常客气地向领导说明了来意,等着领导大笔一挥马上就心想事成了。没想到的是领导知道了我的来意,并没有马上大笔一挥,而是走出办公室,一手叉腰一手高高地举过头顶不住地使劲摇摆着,嘴里高声的叫喊着:“他妈的时候儿嘞!不是那个现役地时候儿嘞!要批木头地时候儿嘞,没门儿地时候儿嘞!

   叫喊声顿时引来了好多人的围观,我听着那领导的叫喊,顿时就头脑发懵,吓得我赶紧逃跑,险些没让我屁滚尿流。板材不批没关系,我不要总可以吧!只要别耽误我返城就行。

   我回到了宿舍,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条子你不批就不批无所谓,和人家现役有啥关系哦?你骂我,我和现役又有啥关系啊?越想越觉得心里委屈,条子没有给批到让人家给臭骂一顿,真是倒霉透了。

   强忍着内心的不悦,自己用“马上就要离开这地方”的想法,宽慰了被骂的沮丧心情。当心情平定下来去思考回想了一下那领导也是挺不容易的。那领导抗战的时候就是八路军的团长,成立兵团才给个付团长干。恢复农场后封个基建办主任,农场领导班子都没有进去,也是怪可怜的。因此他骂爹骂娘也是可以理解的,只可惜他骂的不是地方,骂错了人,骂我一个小小的知青又能管多大作用啊!

   我挨骂的事不知咋滴让王主任知道了,他把我叫到办公室,了解情况后说了一句,“这老头子咋这样啊?”说吧拿出纸笔写道,“木材加工厂:请给长顺批些板材做行李包装箱用。王志涛”

   王主任写批条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看着王主任递给我的批条不知道说啥是好,眼泪又一次强忍着没有掉下来。没有叫喊声,没有谩骂声,不需要大笔一挥,只有轻轻地淡定与和谐,问题就迎刃而解。

   我拿着王主任的批条,跑步来到木材加工厂。加工厂的哥几个看我手里批条,马上名正言顺地到院里挑选了一棵最大的榆木,时间不长就加工成板材。叮叮噹噹功夫不大一个包装箱就钉好了,连板皮都没有糟践全都钉上了,这大包装箱最后让我花了十多元的铁路邮寄费。当然了,还是非常感谢木材加工厂的哥们儿们,更感谢王主任那小小的批条。

   一切办理妥当准备高高兴兴返城。就在要离开农场的前两天晚上,王主任突然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帮助出趟车,送他去山河农场看望生病的孩子。因为没有司机,又必须在第二天早晨上班前赶回来所以不得已才找到我。

   我非常愿意的答应了他出车,从山河农场回来已经天亮了。路上王主任告诉我,组织已经找他谈完话,马上就要调离鹤山农场,具体去哪还没有定。听吧我恍然大悟,为啥没有司机?为啥上班前必须赶回来?为啥找到我?

   我要返城了,他要调走了,没想到我和王主任在鹤山农场时间不长的一段经历,竟是在那一夜吉普车的颠簸中结束了。我俩的情缘看来注定是,结缘、分开都离不开那吉普车。

  王主任曾经在七星泡农场、山河农场、建边农场担任领导工作。九三局重新整合之后从建边农场调来鹤山农场任场长工作。

  王主任一直是在黑龙江劳改战线上工作,解放初期曾经获得国家公安部门二级英模的称号,他曾经让我看过那证书。

   王主任给人一种高大威风的感觉,接触时间长了却感觉非常和蔼可亲,难怪那处长说王主任是七星泡老百姓的政委也就不难理解了。

  评论这张
 
阅读(43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