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七星泡的印象(二)  

2011-08-08 12:20:5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星泡的印象(二) - 李长顺 - 难忘知青岁月
       为更好的让吉普车在麦收中发挥它的最大作用和功能,保证场部领导在麦收工作中的用车,农场办公室决定在麦收前将吉普车做一次大修,然后去七星泡农场修理厂做全车重新喷漆。曾经听说过七星泡农场修理厂的钣金喷漆工师傅的技术好、水平高。

七星泡农场水美人好,不仅有烹饪全鱼宴的特级大厨师,还有技术好的板金喷漆高手。自从有了第一次七星泡农场那全鱼宴的美味佳肴后,更是倍增了对七星泡的想往。因此借吉普车喷漆这个机会又有了二次到七星泡农场机会。

说道吉普车喷漆要分两个步骤,在吉普车重新喷漆前需要把原车的旧漆都要清除掉,清除旧漆是喷新漆前最难干也是最没有人愿意干的活。清除掉旧漆那可是又脏又累的苦差事,在开卡车时候就干过,想起来就头疼。

清除掉全车旧漆必须让全车所有的板金不能有一点旧漆,直到露出板金的表面。没有先进的清除设备工具,就靠双手以最原始的方法,用刮刀或钢锯条,一点一点的刮刺掉,再用砂纸慢慢打磨干净。这吉普车比卡车的喷漆面积大多了,要清除掉全车的旧漆那可没有吃全鱼宴舒服好吃哦,我一个人啥时才能完成这艰巨的苦差事啊!

 场办已经与七星泡修理厂那边联系好,风和日丽的日子开吉普车过嫩江县城,一路灰土飞扬,颠簸不断地来到七星泡农场。接待的人员早已在等待,不要着急,不用奔波,所有议事日程全都安排好,随接待人来到招待所,先把吃住落实妥当。第二天吃过早饭,接待人带领我将吉普车开到一排平房前停下让稍等,他没说啥离去。我自己面对吉普车一筹莫展,这除掉全车的旧漆可咋办哦!看来只有自己慢慢地刮除了,看着就头疼也得忍受了。

时间不长接待人回来了,身后还跟来四个人。接待人来到我近前很客气的对我说:“这四个人是来帮你清除掉车上旧漆的,你就不用自己整了,你告诉他们怎么干就可以了。”

刚才还要头疼的我,一看来了帮忙的顿时就高兴起来,对接待人脱口而出:“太好了!谢谢!谢谢!”

接待人对我客气地笑了笑,转身对那四个人严厉的说:“你们都听这师傅的,他让你们怎么干就怎么干,每人负责清除车身一面,不准偷懒,不准说话,中午吃饭前必须完活!”

接待人严厉的声音让我把目光投向那四个人,只见他们规规矩矩的一字站排,各个面目表情冷漠痴呆。他们听到接待人讲话后立即围在吉普车的四周,等待我的安排。

“你们的任务就是把吉普车上的所有绿漆清除刮掉,直到看不到绿漆就可以了”我向他们说清了要求。四个人正好每人负责车身的一面,立即用手里的钢锯条砂纸,一声不吱地干起来。

接待人看我安排好他们之后,对我说,不要管他们了,咱们回屋里去休息。临走前我看吉普车停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想把车停到阴凉下。接待人说不用,就停在那吧,他们整天在号里见不到阳光,正好借着这机会晒一晒。听了接待人的话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四个人是号里的,因为案子比较轻所可以带出来让他们干一些活。

我和接待人在屋里闲唠了一阵儿,来人说有事把他叫走。我自己没啥事又来到吉普车前看见那四个人闷头认真的干着。一个看上去和我差不多的人看我自己来到吉普车前,抬头四处张望一下对我说:“你是天津的吧?”

我先是一愣,从他那熟悉的乡音已经断定他肯定是天津人了。我没有给他回答反问到:“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脸上微微笑了一下:“我刚才听你说话像天津人,不敢确定,所以问一下。”

我出门在外尽量学说当地的话,一般人基本上听不出我是天津人。看来他肯定是天津人了,有些咬文嚼字还是能听出来,并且他从我的说话中扑捉到了天津话音。但我还是向他反问道:“你也是天津人吧?”

他回答说:“我是天津的知青,你也是天津知青吗?”他一边回答我的提问,一边不停的刮蹭车身上的油漆。

一听他说是天津知青,我立即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迫不及待的问道:“我是,那你怎么会这样了?”

“我……我因为打架把人打伤了就被关进号了。”天津知青不好意思的向我说出了被关进去的原因。

我听了他的介绍后,心里那说不出的感觉稍微好一些,还好是打架,不是啥政治问题,要是政治问题那可就不好说了。我俩漫不经心的唠着,纯正乡音让两人忘记了身在他乡,没有了不同身份的隔阂。天津知青边说边干,不时地还向那三个人送去几句“快点干,干好了”的一些话语,冉然一派领导口气,好像把自己至于管教的身份了,这让其他的三个人向他投来羡慕的眼光。我不忍心看着老乡这样干活,可我又没有权力让他不干,唠一会儿磕只好回招待所了。

中午在招待所吃过午饭已经一点多了,我又来到了吉普车那里,老远的就看他们四个人还在那认真的干着。接待人吃完饭已经到了,更让我惊讶的是,吉普车上的绿漆基本看不见了,裸露的板金在阳光的照射下贼晃眼。原以为最快晚饭前干完就相当不错了,接待人那句“吃饭前必须完活”的话是对他们的严格要求说说而已呢,没想到真的兑现了,这让我震惊,让我不可思议。

吉普车刮除旧漆的活得到我的认可后,干活的四个人被领走了。临走时天津知青向我看了一眼,大概是表示再见吧,但眼神中又好像要有啥话要说。我对他投来的很无奈的目光,稍微笑了一下算是回礼了。不知道这样的回礼能否穿过我们之间的那道无形的看不见的屏障,希望他能接到能理解。

完全清除掉绿漆的吉普车全身裸露着板金非常可惨,我把吉普车开到修理厂的喷漆车间。七星泡农场的修理厂比我们农场修理厂大,条件也好,一位领导模样的人接待了我,然后很快叫来干板金喷漆工的师傅。

喷漆工师傅看上去五十多岁,脸上没有笑容,但很客气的向我打招呼说:“车的底漆都搞掉了哇!没想到这样快的耶?”

我赶忙回答说:“是啊,幸好找来几个人帮忙,不然我自己干是不会这么快的。”

喷漆工师傅的讲话让我听着非常耳熟,怎么和那些上海知青讲话差不多呢?虽然夹杂着有些荒语,但他应该还是个南方人。

喷漆工作开始了,喷漆工师傅非常认真干活,没事基本很少讲话。喷漆工作不需要我干什么,每天只需要早晚到车间看一看就可以,没事就回招待所歇着。只呆了一天的我,没事干真是闲的难受,第二天就在车间不回去了。这样就有了和喷漆工师傅多接触的时间,能和师傅唠农场方面的情况,聊喷漆方面的知识,相互之间更是有了不少的了解。喷漆工师傅果然是上海人,解放初期在一家军工厂从事喷漆工作。只因为一桶油漆被送到北大荒农场,后来就留用在七星泡农场再就业,发挥喷漆工的一技之长直到如今。

吉普车喷漆工作基本要结束了,喷漆工师傅还在一丝不苟地清理车身上扫尾的零碎活。看着全新般的吉普车,不仅感叹,又是一个再就业职工,又是一个有一技之长的人员,更想起上次的“全鱼宴”,想起了前两天的天津知青。北大荒啊!北大荒!你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你接纳了百万转业官兵;你再教育了数十万知识青年;你更包容了来自各全国各地方的人士,让所有踏上北大荒这片神奇土地的他们,都能感到你的荒芜,你的无私,你的难忘!

经过了一星期的折腾,吉普车喷漆的任务终于圆满完成。虽然出来时间不长还是有些想家,想念农场的战友,想念车队的师傅和弟兄们,更想念……。吃过了午饭,告别了热情的接待人,再见了喷漆工师傅,谢过了有关人员,只有那号里的天津知青没有再相见的机会。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沉思的感慨,驾车离开修理厂,离开七星泡。

吉普车在回家的路上奔跑着,林带在路两边悄悄的向后流淌,天津知青的面孔和乡音不时的在大脑里游荡。七星泡的美景,接待人员的热情,喷漆工师傅的相识,天津知青短暂的接触,还有其他……,都留下了不可忘记的印象。

在上山下乡四十年后的今天,真心希望当年在七星泡农场,短暂相识不知姓名的天津知青,他一定还好吧!

  评论这张
 
阅读(559)|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