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知青、黑子、再教育、(续篇)  

2011-04-22 15:41:18|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那以后多年的知青生活中,我们又不断地学习、理解、牢记了许多诸如:可磕碜、得瑟、忽悠、啦碴等各方面的“荒语单词”,并且能运用的非常得心应手。可惜那时候没有类似像“CET”那样方面的“荒语”考试,不然整几个四级、六级证书那肯定是手拿把掐没问题的。

  自从那次接受老W知青不能养狗的再教育后,没有多长时间却发现黑子再也不来了,大家也没有当回事。有人以为黑子也是接受了再教育怕给咱们找麻烦不再来了,也有人认为黑子长大了准是回家看妈妈去了,还有人非常自信地说黑子丢不了,过几天就会自己回来了。总之,这次黑子不是被我们抛弃的,尽管是黑子自己离家出走的也还是让我们哥几个蛮惦记的。

  秋天来了,北大荒夏日每天中午那暂短的高温不在肆虐了,装卸班的工作还是跟着汽车往返师部、双山、团部和各连队之间。一天干完活收工回来,我们坐在汽车大箱上回宿舍路过团部篮球场时,几人都同时听到篮球场的东边传来熟悉的狗叫声,一起朝狗叫声方向瞧去。是黑子!是它!只见黑子在老W家的院子前,被绳子牢牢地拴在篱笆墙上,向我们一蹿一蹿地吼叫着。

  汽车很快来到宿舍门前,没等汽车停稳,哥几个就着急忙慌地从大箱上跳下来朝老W家门前跑去。哥几个气喘咻咻地来到黑子跟前,有抱它的,有摸索它的,有的问它咋在这里,这是咋回事?黑子不再蹿跳,拴牢的绳子松弛下来,两只眼睛里水汪汪的,好像要向我们诉说些啥?更好像有一肚子委屈要倾吐。黑子没有丢,大家又见到它真是高兴,马上去食堂打来晚饭给黑子吃,可是却看不出黑子以前那种快快乐高高兴的享受待遇的感觉。看着黑子大口大口狼吞虎咽地吃馒头的样子,就知道老W肯定没少对黑子进行要节约粮食方面的再教育。

  老W发现我们知道黑子在他家后并没有啥不好意思,也不再教育我们养狗埋汰,养狗浪费粮食了。以后的日子里,我们有空就到老W家去看望黑子,经常给黑子带些好吃的,再以后黑子的管制得到了老W的宽松政策,可以跟随着老W的儿子到我们宿舍来玩但必须得拴着。黑子每次晚上来和我们玩的都非常开心,慢慢地老W看黑子表现的不错,就对黑子宣布“刑满释放”解除了黑子脖上的绳索。从此黑子享受“一狗两养”政策,可以自由自在地往返于老W家和我们宿舍两地之间,不需提前请示,更不需要办“边境通行证”。

  黑子自从获得“特赦”以后,充分利用老W给予它的宽松政策。当我们每天收工回来汽车路过篮球场时,总是能看见黑子早早地在路边等着呢。黑子看见我们回来就会跟在汽车后面一直跑到我们宿舍门前,待我们下车后和我们嬉戏玩耍,帮我们赶走一天的疲劳。黑子看我们开心高兴了就摇着尾巴回老W家了,有时候也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慢慢地早晨起来也可以在后窗子外看到黑子的身影,使我们早晨起来就非常开心,全天都有一个好心情,但黑子从不再进我们宿舍里,好像非常体谅我们。

  皑皑白雪覆盖了整个大地,严寒渗透着凄凉,天气越来越冷,除去干活吃饭我们很少出门外去经受那到北大荒后第一个冬天的寒冷。有些日子没有看见黑子了,每次干活回来也听不到黑子的叫声,想必是黑子也和我们一样怕冷,一定是躲在老W家的暖屋里甚至是热炕头上享受呢?这也挺好的免得和我们在宿舍里一起饱受寒冷。

  一天晚上,老W来到我们宿舍里,端来一大碗热乎乎、香喷喷的炖肉。香喷喷的炖肉让我们这离家半年多没见到肉腥的哥几个立马大口大口地吞咽口水。天天土豆、大头菜汤冲洗的肠胃早已极缺油腥了,每人基本都患有严重的“脂肪干”了,“脂肪干”让那原本就肋骨突出的胸部更加显得有骨感美,但那种胃缺肉的感觉实在是更不好受哦。

  热乎乎的大碗肉太让人诱惑了,哥几个发扬了狼的精神,来不及问清碗里是啥肉,也没有必要费时间去磨叽,朝着大腕里热乎乎、香喷喷的炖肉直播了一场现实版的狼多肉少的精彩表演。一大碗非常好吃的炖肉迅速被一扫而光,这碗炖肉虽然对哥几个只能打打牙祭,但那肉香味道却充满肠胃保留多日。盆干碗净后,只见各自摸着油嘴,打着肉香饱嗝,顺进被窝不久就进入了梦香,度过一个美好的不想家的夜晚。

  装卸班的工作量没有因为人员在逐步调走,天气渐渐变寒冷而减少,只要汽车轮子转动,剩下不多的哥几个就得出工干活,每天收工路过篮球场时总是习惯性地朝老W家门口张望一下,希望能看见黑子出现,希望能听到黑子的叫声。

  日子一天天过去,时不常的总还是有那大腕肉香的回味感觉,黑子却再也没有看见。黑子啊!好些日子看不见你,哥几个都挺想你的,你在老W家热乎乎的屋里想不想我们啊?知不知道我们天天在车上凛冽着寒风是咋样遭罪的啊!你咋就那么狠心,你就不能每天出来一会儿,让我们看见你高兴高兴!

  期盼着,想念着,终于有一天收工回来,汽车路过篮球场习惯性地望去,看见了!看见了!终于看见多日不见的黑子了,但没有黑子往日的撒欢,也听不到黑子的欢叫,看见的是黑子的整张毛茸茸的皮毛被牢牢地钉在老W家土坯房的山墙上。望着墙上黑子的狗皮,一种恶心的感觉顿时产生,一种说不出啥滋味立即反胃,恨不得马上翻肠倒肚把吃的那大腕炖肉找着吐出来。激动!兴奋!沮丧!流泪!

       黑子再也不会见到了,伤心沉重的思念心情淡淡的远去。装卸班终于因缺员解散,从此我们再也接受不到老W的再教育,也不知道他去哪再教育其他知青们了。北大荒的冬天严寒冰冷,哥几个心里想起黑子就更是拔凉拔凉。(全篇完)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