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批林批孔”考试换驾照  

2011-03-09 11:19:01|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批林批孔”考试换驾照 - 李长顺 - 难忘知青岁月       “9.13”林彪事件出来后,接踵而来的就是全国性的“批林批孔”运动。兵团虽地处遥远北疆,“批林批孔”运动之风照例吹遍每一角落每一垄沟。团部广播大喇叭里“林彪摔在温都尔汗,孔夫子变成孔老二”整天宣传着,批判着。

天天被人们祝愿“永远健康”的咋突然摔死了呢?世代被人尊称的“历代文王祖,万世帝王师”的孔圣人咋又被人啐泣成孔老二了呢?不管咋地,作为一个有知识的青年跟着感觉走那是必须地。

汽车连只是团里的一个小连队,在这次批林批孔的运动中却成了“重灾区”重点整改的对象,这是为什么捏?每个驾驶员都有驾驶证这是必须的,不然没有资格开车,整改的问题就偏偏是出在这小小的驾驶证上。文革期间的驾驶证不仅有万寿无疆语录,还有“永远健康”指示。三叉戟国家当时只有三架,兵团汽车可是千百辆哦!试想假如按“永远健康”那样把兵团的汽车都开到那温都尔汗去,那会是件多麽可怕的事啊!整不好第三次世界大战都有爆发的可能?所以汽车连是批林批孔运动中的重点整改对象也就不足为奇了,因此更换驾驶证那是必要滴、及时滴。

所有换驾驶证的人都要参加由黑河地区监理所组织的交通规则考试,考试合格予以更换没有“永远健康”指示的新驾驶证。考交规对于知青驾驶员来说都是没有问题的,他们都是经过严格的交通规则、机械常识、桩考、路考取得驾驶证的。对于一些老驾驶员就有一些难度了,因为他们有些驾驶证不是按常规考的,而是他们当年满怀赤胆忠心,一腔阶级感情,认真背诵“老三篇”取得驾照的。现在让他们考交通规则,真是赶鸭子上架,有些难为他们了。

张师傅是本地人,从小随父母闯关东来到北大荒,虽然和知青们的年龄差不多但那可是资深老驾驶了。这次考试前找到我,准备在考试的时候要求和我挨着坐,我一听就知道张师傅挨着坐是啥意思了。能和资深老驾驶坐在一起那是我的荣耀,因为我是资浅新司机,所以张师傅的这个要求对我来说不算啥。

考交规对我来说还真不算啥,当年前苏联版的《三级驾驶员考试大纲》全书二百七十二页,我可是只用三个早晨在九栋房西边的林带里背熟搞定,并且交通规则考试是满分通过,最主要的是考完后,还没有就着那鹤山汤和苞米碴子粥,喝进肚然后再排掉,为以后进开车大城市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让人心惶惶考试的日子终于来临,考场设在双山火车站前,师部供应站新盖的平房里,看里面有桌椅应该说学校。这次换驾照考试是师部统一部署,黑河地区监理所直接主办监考的。考场内外气氛非常紧张,监理员、现役军人指挥着忙碌着,那阵势比正式考驾驶证还严肃正规,好像“孔老二”流毒随时都有来侵入的可能,一经出现必须立即严肃批判彻底肃清。

各团的驾驶员都来了,有脸面胡子啦碴的资深老机务,有身穿油渍麻花衣服的驾驶员,还有一看长相穿戴就知道是知青的新司机。不管啥样子都像小学生一样,乖乖的按指挥进入指定的考场,还好没有像现在高考那样拉单桌,定座位,验身份。我和张师傅并排挨着坐在第一排,黑河地区监理所白监理员宣布了考场纪律和注意事项,发卷考试开始。

考卷到手过目一看,心中暗喜胸有成竹。按照和张师傅事先商定好的,我以最快的速度答完第一题,然后直起腰让卷面曝光,张师傅开始低头斜视答卷。一道道题非常轻松的答着,我和张师傅密切配合着,直到顺利的答完交卷先后离开考场。

我刚走出考场,站在门外的现役军人郭股长一把就把我拽到没人的地方急忙问我:“你考的咋样?怎么老是看你在那坐着愣神。”

我回答郭股长说:“没问题,保证及格。”

“看你老坐着发愣以为你不会答呢。”郭股长继续说:“最开始发现你愣神的是地区白监理员,他让我看看你是不是你们团的人,我说没错并把你的名字告诉他。白监理员和我在门外小窗口一直悄悄地看着你。白监理员没有看到你有啥作弊动作,就自己进入考场,转了一圈最后在你的后面站了好一段时间才出来。他出来和我说,没有发现书本纸条啥的,人名也对,而且一直看着我不停笔完全正确的答完一道题。”

听了郭股长的话我心中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小李啊,你可是够危险的了,要是白监理员发现了有啥作弊的行为,那你的驾驶证就要报废啦!等着看结果吧。”

我看着郭股长那不解的样子只是咧嘴苦笑一下没有回答,心中却暗想,驾驶证真要是报废了那我可比窦娥还冤枉哦。

考试完事了,我是胸中有数答题九十分及格应该没问题,郭股长的话确让我心里没有底了,好一段时间都是心情郁闷没精打采的。直到几个月后我和张师傅的代理证都换成了新的驾驶证,这郁闷的心情才豁然开朗,拿着新换的驾驶证,那心里是别提有多高兴了。

警报解除,一场虚惊终于过去了。后来郭股长对我说,如果白监理员当时发现了啥毛病,肯定是当场没收考卷,取消我的考试资格,驾驶证报废,可是他确实又没有发现啥,再就是看我答题流畅不得不离开我的身后。说实在的,当时白监理员站在我身后那段时间我真是不知道,如果知道他在我身后看着我,说不定我就会紧张的不知所措,毕竟贼人心虚吗,我和张师傅的“戏”有可能就演砸了。

考试换驾驶证的事情就这样的过去了,“批林批孔”的运动也渐渐的无声无息了。在那次“批林批孔,考试换驾照”中真是感谢郭股长对大家的关心和爱护,我和张师傅的故事至今郭股长可能也不知道。2009年我们重回农场,晚饭后唠嗑,张师傅又唠起来这段,将近过去四十年的换驾驶证考试故事我俩都哈哈大笑。如果当年的考试“演戏”不成功,我俩的驾驶证不仅换不了,很有可能还会成为“批林批孔”的现行活靶子啦!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