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在北大荒的一次相识相遇  

2011-01-08 15:55:32|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自然生态的平衡发展,人类生命繁衍的生生不息,都是任何力量不可抗拒的。在那知青蹉跎岁月的起初,兵团却有着一条“知青不能谈恋爱”禁令。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无声的抗衡,禁令被无声无息地失去了它往日的威力。虽然没有见到解除禁令的正式文件出台,从老职工们纷纷争当“红娘”、地下的暗恋转为光明正大的相爱,足以说明可以谈恋爱的春风已悄然吹遍了每个知青部落。师部小镇、团部大道、俱乐部、供销社、经常会出现从各连队“不远万里”上来“旅游观光”的情侣,如今“山、丹丹”的去铁岭大城市旅游想法,早已是步知青的后尘了。

                 北大荒的一次相识相遇

都说回忆是美好的难忘的,如今让我想起在北大荒一段暂短的回忆,这回忆不知美好还是难忘。不管咋说,它的确是我第一次相识相遇的经过。

春暖花开麦田一片油绿,又一批培训班在团部结束了,中午他们吃过了散伙饭需要各自回连队。我被调度安排去送培训班学员回连队。分配我送的学员们都是比较远的连队,并且是全团最远连队的。我荣幸的得到了这个路途最远的“光荣”任务,往返七、八十公里 最快也得三个小时,心里不高兴没办法,近路的活派给别人了。

下午三点左右,车到培训班驻地,上来十几个男、女学员还有他们的行李。首长很客气的对我说:“小同志啊辛苦了,你把最远的那个学员一定要送到连队哦!”

我赶忙说:“首长!不辛苦,放心吧。”

首长的笑脸让我有了几分高兴。学员们爬上了大箱,汽车向连队驶去。一路颠簸的汽车到了第一站,车上的学员们大部分都下去了,汽车还要朝那最远连队行驶。这时候驾驶室里换了俩个女学员,其中一个就是那最远连队的。

汽车开出没有多久,一女学员很客气的对我说:“师傅你辛苦了。”

本来我就因为得到这个“光荣”任务而不高兴,听她一说就更来气。

“不辛苦”我酸酸地从鼻子里哼出了这三个字。

“听你说话是天津的吧?”

烦不烦啊,我越不愿意说话,她还越问,我模仿着北大荒的口音说:“不是天军(津)的,俺是家属子弟。”

“不可能,你在骗我。”我没有理她,她看到我这不高兴的样子就不再吱声了。

剩下几个学员陆续到连队下了车,最后终于把那女学员送到了最远的连队。互相说了再见,我就飞奔回返,心里盘算着去哪找晚饭吃,因为回去晚了,食堂是没有人伺候你的。我把车开的飞快,以最短的时间赶回团部直接来到食堂还是没有赶上晚饭。

北大荒的七月天,都快晚上八点钟了炎热的太阳终于才很不情愿地下了岗。晚上,我总是喜欢独自一人走在团部往西去的大道上,享受着晚风带来的清爽。

突然身后传来一轻盈的女声招呼,“我经常看你在这路上溜达。”

回头一看,这不是那天送的女学员吗?清爽晚风送来的女声招呼,使我立即产生一种美好的感觉。没有了那天送学员时的烦恼,我很高兴地回应了她的招呼。

接下来的日子,我在出来享受清爽的时候,会经常发现那女学员在那大道徘徊着。每当我走过去,都能听到那感觉很好听的招呼。从打招呼到熟悉唠嗑,很快我知道了,原来她在培训班学习很好,首长特意把她从连队调上来给培训班当教员了,因此有了经常在大道上的相见。

一次,我出长途车回来很晚刚进宿舍,一个哥们儿就给我一个饭盒说:“你女朋友给你的,你小子啥时候找对象了咋不吱声呢?”其他人哈哈大笑。

我急忙打开饭盒,饭盒是空的,只有几块干巴的西红柿皮和没有完全融化的白糖。弄得我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我困惑了,我哪有女朋友啊?饭盒是谁的哦?我把饭盒扔在窗台上,心想这帮小子今天调理到我头上来了,不理他们好了。因为经常有恶作剧发生,不知道啥时候就会有人被调理,今天可能是该轮到我坐桩了。

自从有了女学员的“打招呼”,晚饭后的溜达就不仅是那享受清爽了,好像对我有了新的吸引力,吃过晚饭,就想外跑。其实大道就在车库的后面,距离宿舍只有不到十米远,根本就不用跑。

那天我出了宿舍门就看见女学员已经在大道那疙瘩休闲并向我打招呼,我急忙走过去。

“咋好几天没见你呢?”从她那焦虑的问候表情不难看出,她这几天可能都在这等我。

我急忙回答她:“我跑长途出门了几天。”

“西红柿还可以吧,那是我让探亲的同学从家带来的。那天你不在,就给你们宿舍的人了。”

哎呀!我的妈呀,原来西红柿是她给的,那西红柿可是千里之外来之不易啊!

我急忙搪塞:“啊!啊!好吃!非常好吃!”磕磕巴巴的连说了好几声好吃,竟然连谢谢都忘记说了。

“你等一下,我去拿饭盒还你。”不等她回话我就急忙跑回宿舍,把已经长了绿毛的饭盒刷干净拿来还给她并表示了感谢。

看着她手里的饭盒,我当时心里的滋味就别提了,西红柿没吃到,还要刷饭盒说谢谢,憋气窝火。我可是让这帮小子给调理稀了。不管咋的,还得面带笑容,不然怎么对得起人家从家里特意带来的西红柿哦!

俗话说,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为了感谢那没吃到嘴的西红柿,那天我破例答应了女学员对我多次提出的“一起走一走”的要求。因为,每次见面我们只是站在路边互相问候或聊一些当前革命的大好形式啥的。看来这次说啥也得“一起走一走”了。

不敢走大道,沿着小路向北走去。以西红柿为题材边走边聊。太阳已经落下地头,天空没有绚丽的晚霞,只有几块红里透着金光的火烧云,让我感觉浑身火烧火燎的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突然几声狗叫声打断了我们的唠嗑,抬头一看到了弹药库。不能向前走了只好右转向东朝家属区走去。

路过了连队的麦场,不知不觉地走进了家属区,天色已黑。女学员很含蓄的从西红柿聊到了主题,“我们今后能不能......?”

我非常清楚她所说的是啥意思。我没有直接给予回答,手指路旁的柴禾垛很忧虑的所问非所答。

“你看老职工多不容易哦,每年都要为烧柴煞费苦心,冬天吃水多么困难,深深的井、厚厚的冰,弄不好就……”

她听后没有吱声。相互尴尬片刻,话题转换其它内容。当时只觉得脑子是乱糊糊的,心里是扑咚咚的。再聊的内容是啥全不知道了。

很快出来家属区,感觉有点累了,恰好走到了去工区的小路。小路旁是一片沙果园,我们在果园里找块田埂坐下来。除了上小学和女生坐过同桌,和女孩这样肩并肩的近距离的坐在一起还是第一次,心里有些幼稚的害怕,害怕要是让别人看见了多难为情啊。驾驶室里也经常近距离的坐女知青却没有害怕难为情的感觉。

其实,害怕是多余的,在那没有月亮的晚上,这么近距离互相都看不清对方的脸,又有谁能看见我们呢,真是多虑。虽然没有人能看见,但也不得安宁,成群结队的蚊子、小咬跑来偷窥捣乱。最终,女学员把外衣脱下来罩在我俩头上也没有挡住蚊子、小咬轮番地向我们轰炸骚扰,实在受不了了我们只好打道回府。时间感觉过的很快,回到宿舍才发现已经出去两个多小时了,一次难得的“走一走”的机会就这样结束了。

自那天以后,车库后面的大道上再也看不见徘徊的女学员了。后来偶尔一次我们又相遇了,我们依然很高兴地打了招呼,得知她圆满地完成培训班教员的任务回连队了。女学员还向我介绍了她身边的男朋友。

“买卖不成仁义在”多年以后回想起兵团的那小土路、弹药库、狗叫声、家属区、林荫道、沙果园“走一走”的相识、相遇机会,感觉还是蛮浪漫难忘的。

  评论这张
 
阅读(523)|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