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得到了悬赏  

2010-09-06 15:54:39|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兴安岭甘河林业局八公里采伐点,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放树的油锯声,集材车的轰鸣声,还有楞场抬木的喊号声,打破了兴安岭森林里的寂静。汽车连的每辆运材车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满载原木山上山下来回穿梭,整个采伐工作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汽车连除去运材车外还有一辆嘎斯车专门用来打杂儿的,突然的一天,不知何因嘎斯车的线路起火不能出车趴窝了。这下可毁了,整个山里的杂活全靠它了,那可咋整!

别小看这嘎斯车是打杂儿的,它上至采伐指挥部首长专车,下至山里人员接站送站,乃至山里所有物资运输,全体人员的吃喝全要负责,只是林子里纯天然的卫生间减免嘎斯车为大家吃喝拉撒中百分之五十的拉屎撒尿的负担。

嘎斯车趴窝两天了,全车线路烧毁很严重。必须更换全车线总成,修理工没办法,老师傅解决不了,只有用火车把嘎斯车运回团部了。眼下正是采伐工作紧张时期,眼看着好多的杂儿活等着干,整个采伐工作就要受到影响。连长着急如同火上房,好像嘎斯车着火把他烧了。

晚饭后所有的车都回来了,汽车连的帐篷里,几盏昏暗的油灯下聚集了汽车连全体人员开会。大家都知道是为嘎斯车的事,却不知道连长有啥绝招。

会议开始,连长免去了往日开会前的那些诸如“大好形势”的语句,“哼、哈”不断的语气助词等零碎儿。只见他手里举着一把只有五、六公分长的袖珍小活动扳手,直接开门见山对大家说,如果谁能把嘎斯车修好就把这小活动扳手奖励给谁。大家望着连长手里的小活动扳手,然后互相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人吱声。

说起这小活动扳手那可是连长的心爱之物,在团里他经常拿出来向大家炫耀,招惹的大家百爪挠心的喜欢。小活动扳手当成饰物挂在钥匙链上很好看,最大的作用是更换调整汽车分电器白金使用起来非常得心应手。因此,好多人向连长索要他都不给,甚至有人想办法要把小活动扳手偷到手都没有得逞,这就更使得小活动扳手好像大姑娘的身价直线飙升。这次连长把小活动扳手献出来作为悬赏的奖品那可真是忍痛割爱哦。会议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结束,大家散去了,几盏小油灯依然忽闪着,帐篷里没有因为小活动扳手悬赏而增加光亮。

第二天吃过早饭,连长没有让我出车把我悄悄地叫到一边,他对我说希望我能把修好嘎斯车的任务完成。我一听马上回答他我怎么可能呢?是不是开玩笑啊。心中暗想无论从哪方面也轮不到我来完成这棘手的任务。论技术,有专职修理工师傅,论开车,有资深老驾驶员,我当时是全连最年轻的驾驶员而且是副驾。在那论资排辈的年代我启敢在老技工、老师傅、老驾驶员他们面前班门弄斧啊。

从连长那严肃认真还略带诚恳的脸上又看不出一点开玩笑的样子。连长是搞机务出身的可能是看出我的心思,他语重心长安慰我,让我不要有任何思想包袱,坚定地对我说,我让你干你就大胆的干,修好了算你的,修不好一切责任我负。连长坚定的几句话把我推到了没有回旋的余地,我只好硬着头皮接受了任务。

接下这任务后并没感到有很荣幸的感觉,只是为完成连长的任务我就应付差事吧,反正是连长让干的,修理不好大家也别认为我是硬充大尾巴鹰。其实我接受了这个任务我还是有一定的把握的,因为全车的电路图已经基本印在我的脑子里。不然还真不敢硬充那大尾巴鹰。 

嘎斯车的驾驶员给我当帮手我俩一起修车完成任务。嘎斯车需要更换全车线总成,山上却没有,仓库里只有解放车的,没办法只好让它们张冠李戴了,好在嘎斯车和解放车都是苏修一个祖宗,让它们互相关照一下吧。

拆下来所有烧焦的线路,从最复杂的仪表盘开始,然后是启动系统、点火系统、发电机调节器系统、照明系统,一根线一根线的慢慢链接,我俩在冰天雪地里冒着严寒,在没有书本,没有图纸的情况下,凭着大脑的记忆,折腾了大半天总算是完成了这任务,嘎斯车又可以工作了,发动机又发出那让人听着不是那么舒服的嘎斯车独特的“嗷嗷”叫声。

嘎斯车修好了,连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连长将那小活动扳手送给我,我启敢夺人所爱接受连长的心爱之物,连长一定要给我,并强调要兑现他的承诺。我如获饰宝将小活动扳手挂到我的钥匙链上多年,直到返城带回家。

事情过好了多时间,一次偶然的机会和连长说起这事,我问连长当时为什么要我修理那嘎斯车,还要当成任务来完成。连长说,在那采伐工作最紧张最需要用车的时候,车坏了没有人能修好,我出了悬赏没人敢接,最后不得已想到只有你差不多,因为我平时观察发现,你经常偷偷地学习业务技术书,怕你不干所以才以任务让你来接受完成。连长的一番话让我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原来我的一些偷偷摸摸的活动都在连长的掌控之中,还好幸亏我没有干其他坏事。但还要感谢连长在那年代睁一眼闭一眼,没有把我偷偷摸摸的行为当成“不突出政治,走白专路线”的坏分子批判对待。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