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夜宿白桦排  

2010-07-05 13:18:4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里的老客赵杰从山上回团了,王志涛了解山上情况后决定到采伐点去一趟,一是看看今年冬天采伐工作的准备情况,再是慰问一下在山上的留守人员。

吉普车所有空闲的地方都塞满了给山里留守人员慰问品,主要就是山里比较缺少的猪肉和白酒。这些慰问品除了慰问山上的人员外,有些还要做为贡品进献林业局。吃过早饭一行四人出发,一百多公里的路程预计晚上争取到达目的地。

车很快来到江边,排队上船摆渡嫩江,站在船上望着清澈的嫩江水激流地在船下漂去,船尾溅起晶莹的浪花,一排排的浪花把船渐渐地涌到对岸。汽车从忽忽悠悠的跳板上开下船,没有正式的码头,汽车要涉一段潜水,上岸后开始在简易砂石路上行驶颠簸,车后扬起灰尘弥漫在四周久久不愿散去。

路越走越难走,景越看越荒凉,一段不宽的上山路,流水把路中间顺山坡冲出一溜深深的水沟,汽车只有骑着水沟行驶。好在山不是很高,翻过去就又是颠簸的砂石路了。

荒郊野外没有饭店,啥时候饿了就在车上边走边吃带来的食品,为争取天黑前到达一切从简。公路不时地变成了像田间道难走,行驶的速度渐渐的改为爬行,高速档基本用不上,经常的还要把前驱动劳驾。

减慢的车速让迫切的心情起急,感觉路程突然无限的遥远。天渐渐的暗下来,这样的路夜里是没法走了,按时间路程推算距离加格达奇不远了,目的地当天是到不了了,争取到加格达奇住下明天再走。

车灯的亮光,在夜幕已经完全笼罩的大地里,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跑了一天路已经感觉有些筋疲力尽了,坐车的几位也没有了白天路上那样的说笑,车里车外一篇寂静,寂静的让人有些发髦。

前面灯光里的路面突然变成白粼粼的一片,本来就不快的车速几乎要停下来。“白水、黑泥、黄干土”的经验告诉前面是一片水,路已经被水淹没,车下面传来了车轮撞击流水的声音。还没等停车做下一步打算,就听“咕咚”一声汽车停住了,发动机憋灭了火。

重新打着发动机,向前走不动,向后也退不出,挂上前驱动也无济于事,只有下车了。打开车门一看,水已经淹没半个车轮高和车底齐平了,我们几人挽起裤腿下水推车,推了几下汽车纹丝不动,一种绝望的心情顿时产生,看来不是一般的误车啊,只有想办法求援了。

说道求援谈何容易,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到哪去求哦!好在汽车涉水距离不远。我们几人趟出水面向回走,突然发现不远处有灯光,真是天无绝人之处。灯光把我们吸引着顺一条小路来到几排房屋前。终于看到了有人,近前一看更是喜出望外,啊!是亲人解放军!

解放军一位穿四兜儿的年轻首长,看到我们感觉惊讶,听说我们的情况后告诉我们,这条公路已经好久不通车了,原因是前边有座桥让大水冲断了。原以为就是一段涉水路没想到里面竟暗藏着大危机,首长的话让我想起这一路走来没有看见一辆车,就没有想到是不是有啥原因。

解放军首长帅领十几个战士带上大绳随我们来到水边,四周静悄悄,天黑的对面看不清脸,只有远处水面一闪一闪的磷光。战士们卷起裤腿趟水来到车前用大绳拴好汽车,然后一字排开,我上车把住方向盘,首长一声令下,汽车被拽出误区。

我在车上借灯光发现误车处的水下面顺倒着一根原木,我刚才没有看见,汽车借惯性骑上了原木,使汽车一侧车轮悬空不能行驶。首长告诉我们前边就是水下淹没的断桥,已经距离很近了,幸亏原木把车拦住,不然掉到桥下那就不知啥后果了。

我听了首长的话,望着前边的水面好像看见了那断桥,心里暗自后怕。一种感谢的心情代替了刚才还要想咒骂原木的愤怒。感谢这原木啊!更感谢解放军!更理解了为啥要把解放军比做亲人,解放军真是比亲人还亲哦!真想大声喊叫那首“金珠妈咪,哑咕嘟!”

回到解放军驻地后,了解到不远处就是齐加线(齐齐哈尔——加格达奇)上的一个火车站,王志涛和几人商量决定他们坐火车上山慰问,让我自己开车返回。我们谢过首长告别战士离开驻地开车来到火车站。

火车站的名字叫白桦排,我们只好夜宿白桦排了。我直接把车开上了站台,和鹤山火车站差不多大的候车室里,挤满了过夜的人们,不知道是等车的还是盲流,整个候车室里充满了蛤蟆头的烟味。时间已近子夜,凌晨四点多才能有一列开往加格达奇的客车,我们只好卷曲在汽车里睡觉打发着时间了。

一天的劳累让不同的鼾声在车里合奏出一曲原生态轮部合唱,我坐在驾驶座位上无法入睡,听着有节奏的鼾声回忆着这一天的经过。自从车过了嫩江就一路颠簸,一路荒无人烟,一路没有遇到往返的车辆,甚至连拖拉机、马车也没有看到,只有荒凉和颠簸。最可怕的是车误到水里这阶段,如果没有那原木挡住了车一直开下水面下的断桥那后果是不堪设想了……。

深夜是那么寂静,黑暗中只有远处铁路信号灯在迷雾中忽闪着。迷迷糊糊,似睡非睡地终于熬到客车快来了。从车上下来,一阵凉气侵透单衣裤冰冷全身,虽然是盛夏季节,大兴安岭的凌晨,那可不是一般的凉爽。凉气使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接踵而来,立即跑到铁道边无人处“开闸放水”。

火车开进站台,大家一起忙和着把车上的慰问品和贡品打成的几个包都卸下来,齐心协力在暂短的两分钟停车时间里装上火车,没有职务高低,不分能力大小。火车开了,望着远去的火车心想:这一路上,不知道赵杰又要付出多少辛苦?遭多大的罪哦!因为,他们三人属赵杰年轻,他要担起服务领导,照看搬扛东西的重任,谁让他是常驻山里的主人啊。默默祈祷,愿他们这一路顺利到达。

目送火车开出站台,远处的天边已泛灰白,我和吉普车离开白桦排火车站。汽车又在那破烂不堪的路面上开始颠簸,夜宿的白桦排渐渐地消失在远处,却没有看到白桦排有一颗白桦树。汽车像一甲壳虫在荒郊野外爬行,四周万籁俱寂,一种孤独害怕的心情不由得产生…….。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