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在北大荒要饭  

2010-05-05 14:09:5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吉普在白雪皑皑的雪壳上,沿着林带东一头西一脑,上岗下坡地穿腾大半天了。车轮“咔咔”地碾碎冰冻的雪壳,后面掀起两溜儿碎雪壳下面的雪花,把车轮在雪壳上掏出的车辙又轻轻地覆盖。

  太阳暖暖的斜照在天空,阳光在雪地上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湛蓝的天空,洁白的冰雪,纵横的林带将雪地和天边相连接,北大荒的冬天,凄凉里蕴藏着清晰和宁静。

  偏西太阳撒下的阳光,很吝啬地给大地带来一丝温暖。北京吉普油箱里汽油已经快耗干。早饭的两个馒头在肠胃里也周转的差不多了,一碗鹤山汤早就变成肥水流入外人田,已经是饥寒交迫,却还是一无所获。这么好的情景,山鸡野兔咋不出来玩耍,都干啥去了?已经上堂的子弹怎么也不能让它退回去啊!

   肚子里不时的整出几段讨厌的“咕噜噜”响声。翻过了一山坡,前面出现了几排像知青宿舍样式的红砖房,首长马上命令道:“开过去,整点吃的。”

   没有目地漫游的北京吉普好像也听懂了首长的命令,蹶跶蹶跶地就向房子奔去。当首长两眼还在踅摸猎物时,北京吉普已经到了房子近前。

   房前停放着各种农机具,北京吉普刚停稳从屋里就跑出一小伙子,定睛一看小伙子还是穿军装的耶。经打听原来这是北空农场的一个连队,难怪北京吉普高兴得直蹶跶,感情都是来自北京的“老乡”

  小战士一看来了北京吉普,以为是他们的首长大驾光临,所以急忙跑出来。慌忙中来到车前打开车门,没等首长下车就举手敬礼。小战士军容风纪稍差些和兵团战士差不多,只是多了“三块红”但敬礼的动作还是蛮标准的,一看就是经过正规训练过。

   “首长好!”小战士已经向首长发出了非常激动的问候。从小战士激动的表情可以看出这里是很少有坐吉普车的大首长光临。

   “好啊!小同志。”首长下车一边披上大衣,一边回答着。

  首长一看是部队农场感觉比在兵团更有主人翁的气派,于是开门见山:“有吃的吗?我们还没有吃饭呢。”

  小战士赶紧回答:“有!请首长稍等一会儿。”

  小战士把我们让到屋里稍等,他赶忙去找领导报告。我和首长好像坐在了自家的热炕头。不一会儿,来了一个看上去比我大几岁的军人,从军装的四个口袋看是个当官的。当官的跟着小战士进屋,一看炕上坐的首长赶忙敬礼问好,然后吩咐小战士让伙房赶快做饭。

  小战士很快就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来。新馏的馒头热气腾腾,香喷喷的炒鸡蛋让我的哈喇子差点流出来,到了嘴边又吞咽回去,愣是没有一点恶心的感觉,炒鸡蛋不知道有多少个“好久”没有吃到了。盆里大馇子粥的诱惑不等喝就让人咽喉产生滋润的快感。蒜茄子是我爱吃的强项,蒜香味的刺激更是大涨饿肚的食欲。好吃的蒜茄子那可是稀罕物,偶尔在老职工家里才能享受,连队食堂可是见不到的。

  我们狼吞虎咽着馒头,蒜茄子调味着大馇子粥喝出了“嘘溜溜”的响声,没觉咋地,一盘子炒鸡蛋见了盘底。

  当官的看我们这吃相直埋怨小战士菜做少了,首长边吃边满意的说着:“不少,够吃了。” 并叮嘱当官的不要埋怨小战士。

   肚子里有了一定的储存,首长的嘴开始有了唠嗑的空闲,边吃边聊。当官的自我介绍是排长,基本算是这里最大的官。当我把首长的级别公布出来后,排长听了立刻起身向首长重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级别让排长对首长有了新的认识。首长刚进屋时脸上挂着大半天没有收获的沮丧表情,胖壮的身体,不整洁的军装与首长饱饭后的喜悦,和蔼的笑容,幽默的语言成鲜明的对比。难怪排长对首长有了刮目相看的新感觉,没准儿要是没有吉普车的陪衬,开始排长指定把首长当成伙夫了。

   吃饱喝足后我们谢绝了排长久留的邀请,排长和小战士把我们送出屋后,首长并没有急于上车而是朝我非常严肃的问到:“车里的油还有多少?够不够开回去的。”

  “没有多少了” 我立刻领会了首长问话不加思索脱口而出。

  差点没笑出来,强忍着回答首长的问话,心想,这首长真是够可以的,不仅要了我们人吃的饭,吃饱后还要把车的“饭”蹭出来,简直是打了兔子还要搂草,贼不走空哦。排长也马上明白的首长的话意,立刻带我们到不远的油罐处让我们把吉普车油箱加满。

  我和首长谢过排长和小战士,上车后都心照不宣地露出一种微笑,排长和小战士再次举手敬礼以示欢送。没有交钱,没有记账,没有打白条,一切显得都是那么和谐美好。人吃饱饭,车加满油,告别了排长和小战士,吉普车蹶跶着,屁股后喷出一股白烟,好像是给排长和小战士留下了最好的答谢。

  北京吉普离开了北空农场,我和首长坐在车里相互对面一个诡笑。吉普车又在冰冻的雪壳上继续悠闲地漫游着,猎枪在首长手中紧握着,方向盘在我手里把玩着。

   好心情总是希望配合好事情才是,此时眼前多麽希望出现一只大个的傻狍子撞上首长的枪口,才能与好心情配套接轨。事实确是那么让人失望,转悠好一阵还是连个山鸡野兔也没碰上。这么好的天气,山鸡野兔它们咋都不出来“谈恋爱”呢?它们为啥也不饿?难道它们也到别的山头去骗吃骗喝了?看来今天的收获注定就是要的一顿饭吃了。

  太阳好像发现了车里乌黑枪口,胆怯地躲到林带后面去。阳光透过林带茂密枝桠,让树影在洁白无垠的雪地上涂鸦出许多好似抽像派的画面,像油画,像素描,任其人们去揣摩去遐想……。

  评论这张
 
阅读(782)| 评论(1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