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北大荒的可怜小生命  

2010-04-06 12:38:4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大荒的冬天早早就黑天了。晚饭后,扑克牌甩的手臂都有点麻木了,看看表才八点多。双手向上一举伸个懒腰正准备再战,突然听到院里有人喊:“李长顺赶快出车去七连,那有个病号!”我赶忙穿上皮袄跑出宿舍。来到院里只见卫生队的一个女医生手提医药箱和氧气袋已经在等候了。我立即给车加水发动,还好刚放水时间不长,不用烤车了。

汽车发动着了,女医生手提医药箱钻进驾驶楼,汽车朝着七连的方向消失在黑暗中。七连在团部的西边,距离团部十公里左右不算远,过去西山那篇树林就在沟溏的那边。

解放车很快来到了七连的家属区,车灯老远就照见屯子边有一男人高举着“家用电器”不停地向我们摇摆。我将汽车在那男子跟前停下,男人慌张地登上脚踏板,手把车门指路,带领汽车来到他家门前。

屯子里没有电漆黑一片,连队的发电机已经停止工作。车灯把屯子里的小路照的雪亮,突然来的汽车和雪亮的灯光惊醒了小路边已经熟睡的鹅群,它们“哦、哦”的高声惊叫着,呼扇着翅膀没头没脑地乱跑,大鹅们一定以为是来了“UFO”。

来到了男人的家门前,女医生手提医药箱马上下车,借汽车灯光跑进屋去。我没有关闭车灯,下车跟进屋去。屋里点着蜡烛,只见一女人抱着一个三、四岁的男孩坐在炕上,憔悴的脸上布满了焦急的惆怅。孩子瞪着期待的两眼看着我们,朝那男人嘴里微微地发出一声呼唤“爸爸”。

女医生对孩子观诊后,发现孩子身上有红点并伴有高烧,建议必须马上直接送师部医院,团部医院不能治疗。我一听去师部脑袋翁的一下大了,刚才还打扑克消磨时间呢,这回不用了,去师部就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睡觉了。不管咋滴,救死扶伤要紧啊!

女医生给孩子输上氧气做了必要的处理,男人抱着孩子上了驾驶楼,女医生抱着氧气袋一同跟上,我急忙开车出了屯子。冬天衣服穿的多,四个人把驾驶楼里挤得满满的,我只好侧身手扶方向盘,汽车向师部医院飞奔急驶。

到了师部医院,男人抱着孩子直奔急诊室,我由于驾驶汽车紧张没有跟进去,坐在驾驶楼里放松休息。大约快一小时的时间,我迷迷糊糊的被开车门的声音惊醒,只见女医生拿着医药箱上来了一声不吱。不大一会儿,那男人抱着孩子出来了,他没有进驾驶楼,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扒大箱板爬上了汽车大箱。正当我感到奇怪的时候,只听到一句“那孩子已经死了”。女医生沉重的声音使我心里下意识地咯噔一下,刚才还说话的孩子怎么就会死了呢?

带着不解的疑惑我开车往回返,汽车在黑暗的砂石路行驶着,没有了来时候的飞奔。车灯光随汽车的颠簸一闪一闪的跳跃,我脑海里那孩子的身影时隐时现的回放。前面马上就要路过“北抢子”了(公路边一块乱葬的地方)平时夜里路过这都是非常害怕,每次都是油门踩到底飞奔而过,今天车上有死人我这本来就害怕的心里又蒙上了一层恐惧的阴影。

恐惧的阴影阻止不了汽车往回开,可怕的“北抢子”到了,油门也不知不觉的踩到底,可感觉车速像牛车一样,这不到一公里的路显得那么漫长。过去了!眼看就要冲过这鬼地方了,正当我害怕紧张的心情刚要放松的时候,突然驾驶楼顶上“碰碰、碰碰”一通砸响,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急忙一脚急刹车将车停住。

正当我打开车门探身回头向车上看望时,只见那死孩子被那男人手提双脚脑袋朝下,在大箱的前护栏紧挨我的头顶顺下来了。“哎呦!妈呀!”我大叫一声,这突如其来的情景着实把我吓坏了,赶忙缩回驾驶楼里紧闭车门,双手趴伏在方向盘上紧闭双眼不敢向外张望。感觉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本来就害怕紧张的心情又增加了更可怕的恐惧。

女医生不知道出了啥事,被我的叫喊也吓惊呆了,因为她知道这是在坟地的附近,突然的急刹车和我的喊叫一定也给她害怕的心里又蒙上了惊吓的刺激。

男人手提着已死的孩子从大箱的前面踩着汽车脚踏板下来了,把孩子抱好越过公路的排水沟,向乱葬岗的深处走去,渐渐地消失在黑暗中。时间不长那男人空手回来了,那孩子却长眠在乱葬岗深处。由于是冬天,我想那孩子只能被男人用积雪匆匆掩埋了。

男人从黑暗中来到了车前,从车的后面爬上了大箱。我没等他坐稳就起步,汽车像离弦的箭穿了出去。车轮在飞快的转动,小孩的印象在我脑海中不停地忽闪,汽车在我晕晕乎乎的感觉下开到了团部。女医生下车回卫生队完成了她的任务,我还得继续送那男人回连队。

到了他家门前,男人下车来到驾驶楼前为我受的惊吓表示道歉,我急忙下车对他说没关系,并安慰他不要太伤心了。在灯光下我看见男人那沧桑的脸上已经挂满的泪珠,我不忍心再看下去了急忙钻进驾驶楼,瞬间屋里传来了女人声嘶力竭的嚎啕声,哭声穿透了屯子的寂静。

回到汽车连,身上感觉凉冰冰的,惊吓的汗水湿透了内衣,我的心情无比压抑。进了黑灯瞎火的宿舍,顾不上洗漱钻进冰凉的被窝一夜失眠。

后来知道,孩子患的是当时流行的一种传染性很大的“出血热”病,一旦感染上抢救不及时就会有死亡的危险。那年代生产连队就医的条件比较差交通不便,所以很容易延误最佳抢救时机,造成悲剧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