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回忆和沙团长在一起的故事  

2010-03-09 09:09:4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北雁南飞战友的邀请加入了“尖山情未了”圈子,“尖山情未了”是五师四十八团知青战友们相聚今天回忆过去的一个很好的网络平台。圈子里很多回忆知青年代的好文章使我们又回到那青春的岁月,多彩的现代照片又反映着知青战友们的晚年幸福美好生活。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铁锋”博客的里看到了失去联系多年的老首长沙团长。看着老团长红光满面精神焕发的容貌,不由得回想起与老团长朝夕相处两年多的兵团生活。沙团长给我的感觉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让你没有拘谨的感觉,在此也让我回忆起与沙团长一起经历的一段小故事。

 红光满面的沙团长看着还是那样和蔼可亲。

回忆和沙团长在一起的故事 - 李长顺 - 难忘知青岁月

照片选自铁锋的博客。谢谢铁锋战友!

                       “打扰了人家谈恋爱”

 我的前任小车司机招工返城回哈尔滨了,工作需要把我调到管理股接替了小车司机的岗位,天天与团首长打交道接触最多的就是沙团长了。 

 于付团长因工作需要,调到了甘河农场当场长去了。那年入冬后应于付团长邀请,沙团长要去甘河农场去看望于付团长,选好了日子带上三个有关的参谋干事一行五人直奔甘河农场。到了农场后又参观又学习,于副团长和农场领导们给予热情的接待。

第二天吃过午饭后,一参谋问沙团长啥时候走,沙团长没有回答让他问我,我当时就明白是啥意思了,回答说,不着急赶趟,我得休息一下再说。沙团长没有吱声对我的意见给予的默许,大家在招待所休息到下午四点多沙团长问我,小李休息的差不多了走吧,于是我们一起上车回返。

冬天的北大荒四点多已经是夜色朦胧,借着灯光,吉普车在没有正式路的雪地里颠簸着。事实往往不如心愿,晚走的目的就是趁天黑打个狍子野兔啥的,结果一路是啥也没碰上,连狍粪兔毛都没有看着。沙团长瞪着前方一言不发,眼看就到后屯了,过了后屯就是七连的豆地,看来是要空手回家了。

吉普车很不情愿地进入七连大豆地,还有少部分豆秸没有收完,倒卧在地垄上,吉普车横穿竖绕地颠簸着。团长身体随车摇摆,手却握猎枪,两眼目视前方。车内不时从后面传来的哈欠声,把我感染的晕晕乎乎直打瞌睡,不知道是哪个参谋还是干事,还美美地呼噜上,真是不知道啥叫烦人。

突然车灯一晃前方豆秸堆旁闪出一黑影,我急忙将车头向左转稍微调整方向,将右侧的车窗偏向前方后停车,只见沙团长手出车窗,枪响物倒,从发现到猎物倒下几秒钟的时间那叫一个嘛溜!真是迅枪声不及掩耳之势,凸显当年战场上神枪手之威风。我们几人跑上前一看不禁惊叫,狐狸!是一只狐狸。为啥惊叫?您要知道狐狸可比狍子野兔稀罕多了,难得一见啊!

我们把死狐狸拖进后备箱,车子继续前进。沙团长的笑语打破了车内的寂静。汽车继续前进又绕过两个豆秸堆,只听沙团长突然大喊一声,又一只!看来大家都沉浸在猎获胜利的喜悦中,只有沙团长是“念念不忘阶级斗争”。

我还没有看清猎物在哪就习惯性地把车调整好方向,车停枪响,猎物应声倒下。参谋干事跳车蜂拥而至猎物近前,各个都是惊喜高呼,又是一只狐狸啊!沙团长下了车,扛着枪晃晃悠悠迈着军人胜利的步伐朝猎物走来,车灯的照耀下脸上绽放着得意的笑容。

猎物装进后备箱,参谋干事上车落座,吉普车继续向前颠簸,沙团长怀抱猎枪仍然“念念不忘阶级斗争”汽车很快驶出了颠簸的豆垄地过了七连直奔团部大道。参谋干事们一扫呼噜和瞌睡,兴高采烈大谈收获兴趣,这时只听沙团长非常沉痛自责地说了一句“这俩只狐狸正在搞对象呢,咱们打扰人家谈恋爱了。” 大家在暂短的沉默之后,突然被沙团长的这句诙谐幽默的话语逗得哈哈大笑!笑声中汽车的前方出现了团部的灯光。

  评论这张
 
阅读(842)|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