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学习参观“三肇”  

2010-12-22 10:54:3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习参观“三肇” - 李长顺 - 难忘知青岁月    “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习解放军”这是当年全国人民学习的方向和奋斗的目标。这充满激情的口号就像现在的“春晚”那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学大寨,赶涝州,三年上纲要,五年过黄河”这句记不清是黑龙江革委会还是兵团提倡的口号,每天都在广播大喇叭里叫喊着。大寨啥样?涝州在哪?必须实地考察才能知道,于是一次实地参观学习“三肇”的活动在团首长部署,参谋干事操办下孕育而生。

肇东县、肇源县、肇州县在黑龙江省南部简称为“三肇”,参观学习“三肇”的活动重点是按口号要求提出的参观学习涝州,顺便学习参观“三肇”。涝州在肇州县的最南部和吉林省相接。

麦收结束后初秋的一天早上,团部一片热闹非凡,各连队首长们乘坐自己突突地冒着黑烟的“砖车”集聚到了团部。连队首长们按要求分别对号入座爬上卡车。一只由团部机关和全团各连队指导员、连长,还有部分付连职以上干部组成的参观“三肇”大军分别乘坐多辆大卡车,在团首长的吉普车带领下,向着参观目的地“三肇”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从团部出发到第一站肇东县三百多公里的省道大卡车最快要跑一天。浩浩荡荡的车队在漫天扬沙笼罩中离开了团部,卡车上的人们说笑着、喊唱着、吃喝着。

车队以每小时四十公里左右时速行进着,扬尘让各车之间拉开了距离,使得车队稀稀拉拉的首尾不能相接。一路顺畅,车队穿过讷河县城,公路两边一派秋色,苞米地一望无际。苞米地的诱惑让行驶卡车顺路边陆续停下,原来内急让好多人难忍难耐,苞米地成了最好的免费公厕,不等卡车停稳就有人已经迫不及待跳下车。

跳下车的人们纷纷越过路两边的壕沟,不论职务,不分男女,统统冲向路两边苞米地,苞米地里顿时传出来“哗哗”的响声,响声分不清是苞米叶子晃动的还是内急打造出来的。

当最后一辆车赶到停稳,先到的已经有人解决完事,手里搓着青草或苞米叶回来上车了。内急都陆续解决完,人们的脸上荡漾着轻松舒坦的得意。车队继续行驶向前,远离的苞米偏得一次高档有机施肥,明年不论种啥庄稼一定都是大丰收。

稀稀拉拉的车队行走时间不长,一辆辆卡车又顺道边停下,撒尿的事又一次让车队停止前进。车上的人们再次蜂涌道路两边,这次停车没有了上次路边苞米地的待遇,男女不分的乱跑使有些女士非常尴尬不知咋办才好。着急啊!顾不了那么许多,男士们跳过壕沟跑出一段,一背身很快就完事了。没有苞米地可苦了女士们,不过奇迹很快出现啦,只见几个女人围拢起来中间一人方便,互相替换万事大吉,没有给别有用心的人留下一丝可观之机。高!实在是高!

这一次集体停车解决“问题”团首长好像有些不大高兴了,团首长站在小车旁目睹刚才道路两边人们为解决“问题”的狼狈相。这样走走停停得啥时候才能到肇东县?撒尿的人们都差不多回来后,只见团首长一手叉腰,一手轻轻地把眼镜向上推了推,然后向大家高声喊道:“啊!我说!停车后大家不要乱跑!”再看团首长右手朝路的右边一指“女的这边!”左手一挥“男的那一边!”。团首长潇洒的指挥,让人们仿佛看到某电影中的参谋长再现。

车队继续前进着,人们没有了欢笑,没有了歌唱,更没有人敢大吃大喝,大家上车下车折腾的频率在减少。早晨那刚到团部各连队把自带好吃的互相掙吃,互相分享的情景再没有出现。好吃的不再分享,西瓜更是无人问津,难怪各个都憋不住肚里的肥水,感情都是西瓜惹的祸。

人们不再大吃大喝,停车的麻烦事少了。车队很快行驶过富裕县,天空却开始下起蒙蒙细雨,人们把铺垫的苫布在卡车大箱上支好遮雨,大家躲在苫布下面背风保暖。路滑给行车带来不便,影响行驶速度,下雨却给个别男士带来方便,他们停车后干脆不用跳过泥泞的壕沟,站在大箱下就地解决内急,只是苦了女士们她们可不好这么做,只有痛苦忍耐。苫布将人们的视线隔离,雨水与肥水共同流淌,

“淅淅沥沥小雨,哗啦啦地,哗啦啦地下个不停”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唱出我们七十年代的风雨情。晃晃悠悠的车队在风雨寄情中总算到达肇东县。肇东县把兵团来参观的人们视为贵宾看,吃住安排在最好的县革委招待所。因为参观的单位非常多,住宿要等先批参观人们走后才能入住,一天的颠簸和折腾让大家的肚子里已经“革命”多次,先去吃饭,饭后大家入住了招待所的房间。

招待所是平房,宽大的房间进门后,两排通透的大炕可以容纳四、五十人,比兵团的有些知青宿舍还大。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还要男女混居,在卡车上疲劳颠簸了一天的人们不管啥男女是不是还要有别了,每人躺在一尺多宽的炕面和衣倒炕而睡。现在年轻人绝不会想到他们现在混居生活早已经不是啥时髦的事了。

太阳赶走了昨日细雨阴霾,人们吃过了早饭,准备去参观由肇东县指定的一个生产队丰收田,这也是本次参观学习的第一个受教育活动。走马观花般的分别参观了肇东县和肇源县两个生产队高产丰收田后,终于来到了参观学习的重点肇州县的涝州。

涝州好像是个公社,车队晌午时刻赶到,参观学习热情高涨的人们顾不上吃午饭直接来到地头,如吃完饭那就不知道安排到啥时候能参观上了。参观学习的队伍络绎不绝,那排队形式不逊色于今年举办的那世界的啥大会。

一块在兵团不够拖拉机打滚儿撒欢的高产田,四周围满了来自全省各地参观学习的人们。大家井然有序地转绕着、参观着、议论着,田里种植着齐腰高茂密的谷子,颗颗谷桔都垂挂着颗粒饱满的谷穗。看着长长的金黄谷穗压弯了谷秸腰,耳边好像听到一名家唱的歌曲“你看那沉甸甸谷穗就像狼尾巴。”

后人拥挤着前人,边走、边看、边想:如果兵团的大地都是这样的高产,那一年要为国家上交多少粮食?那兵团战士得有多麽大的贡献!如果那大豆地都像高产田这么大,知青们就不用再“早晨三点半晚上看不见”“烟囱站岗,锁头看家了”手拿锄头刨垄沟啦!那将是多麽令人高兴的事哦!

离开高产田,看见不远地头边席地而坐着十几个吃午饭的贫下中农,和真正的贫下中农零距离近接触的机会来了。走过去看见他们每人手托着饭盒或饭碗,里面盛的饭菜基本差不多,糨糊糊大渣子粥飘着香气,黄澄澄的窝头伴着咸菜。看着他们吃饭,让已经错过午饭的空肚顿时产生饥饿感,很想上前讨上一口吃,但又不忍心去分享这是不是统一派发给他们的午饭。

又是一个天空晴朗的早晨,稀稀拉拉的车队在团首长吉普车的带领下驶上了回家的路。一路顺畅,基本没有了“男左女右寻找苞米地”的故事发生,更多是大家的议论纷纷“这种的学习样板能不能适合兵团大面积的生产模式等?”

一个贯彻落实“学大寨,赶涝州,三年上纲要,五年过黄河”精神的实地参观学习“三肇”活动结束了。大寨还要继续天天学,啥时候赶上涝州?为啥上纲要?干啥过黄河?”最终也不知道整明白了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