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祸 不 单 行  

2009-05-20 16:15:45|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抢过呼玛河有惊无险的经历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团里又联系好了互换大豆种子的差事,很荣幸,这差事我又被入围选上。还好,可能是因为呼玛河的惊险,这次换豆种的地方选中了一师一团,一团的所在地是黑河。比上一次的路程打了五折,真是托毛主席的福哦!

吃过早饭,三辆满载豆种的“解放”开出汽车连大院,很快来到嫩江县城。解放车在县城大街上比起那拖拉机,牛车、马车显得格外威风。人们向“解放”投来了羡慕的眼光,一种自豪感由此而生,故意挺起胸,把高音气喇叭按的哇哇响,心情无比自豪。顾不上欣赏县城里唯一的一条最美好的街景,急驶出县城奔向东北方,汽车过后“沙尘暴”笼罩了县城的大街。

嫩江到黑河二百五十公里路,过了山河农场就进入了山路,大岭是这段盘山公路的中间,也是这段山路的最高锋。嫩江、黑河之间来往的车辆基本都是中午正好赶到这,因此,这里成了过往车辆和行人打间、休息、检查车辆的很好驿站。

我们在大岭吃过午饭,三辆车拉开距离穿梭树林之中,顺盘山路而下,一泄百里跑上黑河境内的平坦公路。太阳已挂山头,离一团的驻地西岗子近在咫尺了,意外的事发生了。

由于公路比较窄,第一辆车与对面来车相挂,把左侧大箱板挂掉,出了事故。装豆种的麻袋被甩车下,豆种洒落一地。令人后怕的是紧挨大箱板的汽油桶完好无损没有撞坏,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了。

汽车只是刮碰,不影响行驶,我们六人不顾疲劳赶忙打扫洒落豆种,将落地的麻袋抗上车,把大箱板举起放在车上装豆种的麻袋上面,向一团驶去。到了一团卸下豆种,把大箱板修好,装上换回的豆种,大家闷闷不乐地吃了晚饭。饭后,是团部一场精彩的文艺表演驱散了沮丧的心情,换来了好梦。

早上六点钟的太阳已经是老高了,夜里一场绵绵细雨使早晨的空气更加清晰,贪婪的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使心胸非常舒畅。人吃早饭、车加满油,保养完车,一切准备完毕,拔厥木。

我驾驶车打头,其他两车紧随。每次出门回去的心情总是特别高兴,没想到这好的心情只伴随了几十分钟。就在我高兴的时候,对面来车了,由于夜里下雨,对面车没有让出路中间线,(狭窄的公路正常是在路中间行驶,会车时候各自要靠右边让出中间线)我以为对方到近前会让了,因为,经常有这样的情况,两车在不减速的情况下,相互瞬间同时打方向盘,车头向右45°画圆行驶就可以两车擦肩而过。

由于是我的判断失误,没想到对方看我们是外地车欺生不让,迫使我挤下老路基,右前轮驶上新加宽的路基。新路基只是用土堆起来的,刚下过雨非常松软,汽车一下就陷入进去,直奔路基沟下。我当时双手紧握方向盘,眼看一颗大树迎面飞来,耳听咔嚓一声……。

由于惯性汽车滑下路基。将路边一棵碗口粗的大杨树拦腰撞歪,汽车大箱歪倚在大杨树上,一侧保险杆撞弯,翼子板撕裂变形,还好没有车底朝天。人没有受伤,从驾驶室里狼狈地爬了出来,又是会车,又一次事故。

后边的两车看着出事了立刻停车,他们看我和同车伙伴从驾驶室里爬了出来安然无恙才放心。看看人没有伤害,马上拿出钢丝缆绳往后拖拽我们的车,由于车陷的比较深又是重载,拖拽了几次不行,只好卸车了。

凭借着早饭的能量,先把五十袋豆种卸下,将空车拖出来,再把豆种全装上去,六个人累得筋疲力尽,大汗淋漓,享受了免费桑拿。看着他们为我惹的祸做出了巨大付出,心里真不是滋味。太阳已经高过山顶把阳光直射大地,似乎一直在幸灾乐祸地看着我们不愿意离去。我们收拾妥当,顶着这令人心里起火的阳光,驾驶着伤残的汽车迅速逃离那是非之地。

离开了事故地,很快汽车开始像牛车一样地爬山了,车辆不敢快速行驶,因为我们的车撞后,不知道其它部件是否损坏,特别是转向机构不知道咋样?所以只有慢慢行驶观察一段路程。他们两车也只好奉陪了。

汽车慢慢地向山顶爬去,太阳渐渐地朝西边落下。肚里已经一天食水未进,不知道“革命”多少次了,早饭的热能早就在装卸豆种时候被吸收的所剩无几了。汽车终于爬上了大岭,远山的月亮已经代替了幸灾乐祸的太阳,唯一的小饭店也打烊了,肚子只好继续“革命”。

稍微残缺的月亮笑眯眯的依靠在山头上,山里万籁寂静。我们把各自的车辆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做好了下山的准备。上山容易下山难,为了安全互相照应,一前一后他们两车把我们的残疾车夹在中间开始盘旋下山。车辆下坡轻松地行驶,月光下,眼前的公路在车灯光下急驶流动,偶尔出现的山兔,在车前伴随着灯光奔跑,两边树影婆娑向后飞舞。

正当心情随着美好的夜色荡漾,打头的车突然停下了,等我们两车到近前依次停好,驾驶员已经从车底下钻出来。尽管月光不是那么明亮,却不难看出驾驶员那面目上惊吓的表情。我们赶紧趴到车下一看,只见传动轴当啷在地上,哎呀!太危险了。真是庆幸汽车还没有行驶到大的下坡,驾驶员发现的也及时、处理得当,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唯一的一辆好车又出了不是唯一的事故。

这次是机械故障,没有撞车瞬间的恐吓,但万一出事的后果实在是让人后怕。连续的出事故,使我们几人已经不再有惊慌的感觉,大家马上动手,借月光、想办法、用绝活、将传动轴故障排出。时间又不知道过去多少,事故让我们忘记了肚里的“革命”。

不知道是黑夜里大山的寂静还是出事的紧张,一种微妙的恐惧感和不祥兆悄然升起,不敢多想赶快离开,迅速启动车辆开拔。三辆狼狈不堪的破车好像患老年痴呆找不到家的老人,颤颤巍巍、慢慢悠悠、小心翼翼地在夜色朦胧的盘山路上来回转绕着。灯光随着汽车的颠簸而跳跃着穿透山林里的黑暗,下山的路感觉比来时候显得特别远,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总算是到了山下。没有了恐惧感和不祥兆,揪着的心虽然放松了,但平道也是不可掉以轻心的。

离家的路越来越近了。又过嫩江县城,没有了来时的威风,终于在太阳的升起的时候,我们三辆车开进了汽车连大院。不管咋的,这换豆种的差事虽说很不顺利,但还是完成了。太阳的升起并没有使我们有那往日迎朝阳的好心情,只是那迎朝阳的“鹤山汤”此时非常让我们期待。

疲惫的人,狼狈的车,共同的遭遇,祸不单行。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