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清明节抢过呼玛河  

2009-04-03 11:55:3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雨、惊、春、清、谷天”清明节是立春后的第四个节气。每年的清明时期,家乡已经是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了,兵团的黑土地才刚刚揭开捂了一冬天的“雪被”。春风催醒了沉睡一冬的黑土地,春播小麦的浪潮由南向北滚滚扑来。大豆播种的时间稍后,团里要趁这段时间组织和其它地区互换大豆种子,为大豆播种做好准备工作。

互换大豆种子的目的就是像人类那样防止近亲结合影响下一代成长,也是为了使大豆更高产丰收。不管咋说,只要有换豆种的任务,汽车连就得出车。那年不知道是哪位高人把换豆种的任务联系到呼玛县粮库。我们在杨排长的带领下驾驶满载本团豆种的四辆“解放”执行了这光荣的差事。

清明节的前一天,四辆车一个小车队,杨排长开车打头出团部过嫩江一路北上,在太阳下山之前顺利地到达黑河吃饭、住店、过夜。晚饭后闲来无事,几人闲逛黑龙江边,隔江相望苏联远东第二大城市——海兰泡,一派灯火通明的城市夜景。黑河这边,街道上本来就不太亮的灯光,被沿江街口矗立的巨大标语墙遮挡,标语墙上“提高警惕、反修防修”的醒目大字在夜幕中却十分显眼。街景不同的对比,体现了一江两岸不同的国情。

眼睛一闭一睁,在黑河的一夜就没了。黑龙江四月初的太阳好像没有睡觉,早晨四点多就爬上山头,可能也是在为反修防修不知疲倦的斗争着吧。今天是清明节,吃过早饭,杨排长重复了必要的注意事情,车队出黑河沿着与黑龙江边并行的战备公路继续北上呼玛县。

刚出黑河县城不远,一阵飞机的轰鸣掩盖了汽车发动机的吼叫,探出驾驶楼抬头望去,只见对岸上空一架直升机在盘旋。也是的,大清早四辆车上蒙着苫布满载的解放车,一起向北开拔,老毛子可能怀疑车上是什么秘密武器吧?飞机看我们没有停车,飞行了一段就回去了。

从黑河到呼玛是沿着黑龙江向北二百多公里的战备公路。这战备公路是大坑不断小坑连片,四辆汽车都各自扭动着全身,在各部件“吱扭扭”地和玄着发动机的吼叫声中缓缓地爬行着。

紧挨战备公路的黑龙江面上已经没有了皑皑白雪,裸露的冰面上反射着五彩的光芒。在江对面,连绵起伏的山顶上不时的会出现紧张时期的瞭望塔,已经腐朽歪斜的瞭望塔仿佛像弱不禁风的老人,傻呆呆地望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好像在诉说着过去的事情。

下午五点多,二百多公里的战备公路就快到尽头了却被眼前一条冰封的河流切断,这河流就是呼玛河,隔河相望,呼玛县城已进入了风挡玻璃视线里。太阳高高地挂在呼玛县的上空,“热烈”地迎接我们这些远道来的客人。呼玛县离北极村漠河已经很近了,暖暖的阳光让人们享受着近似不夜天的感觉。老远看见的粮库里粮囤,在没有楼房的城镇里显得是那么鹤立鸡群,我们都是第一次到呼玛县,一种陌生新鲜的感觉犹然而生。

呼玛县在大兴安岭山脉北麓,几乎是到了黑龙江的最北部。呼玛河是一条美丽、幽静、清碧见底、水量十分丰富的河流。夏日,犹如一条玉带蜿蜒缠绕群山、密林之间,日夜不停地自南向北奔流。冬天,万里雪飘,群山时隐时现,只有松柏、青杨、白桦在皑皑的白雪中挺拔,厚厚的积雪填平了山谷,锁住了呼玛河河面。呼玛河它是养育兴安儿女的母亲河。

春天已来,呼玛河还没有呈现出清碧见底河流,厚厚的积雪已经消融,展现我们眼前的是还没有解冻的冰面上,激流着山上融化的沿凌水。美丽的呼玛河挡住了我们进城的道路,车队在呼玛河边停下来了,望着急流的沿陵水我们目瞪口呆。

要进呼玛县城必须先过呼玛河。冬季河水封冻,汽车可以直接在冰封的河面上畅通无阻,夏日,汽车可乘船摆渡。现在初春季节,沿陵水不能浮舟,沿陵水下的冰层能否承重每一辆汽车的自重加上四吨重的豆种?过河,就有汽车掉冰窟窿的危险,返回,不仅换豆种的任务完成不了,也对不起我们这两天辛苦的得瑟。

就在大家站在呼玛河边一筹莫展的时候,关键时刻体现了老同志的作用。杨排长找来一根树枝走到河边,用树枝探了探河水的深浅,透过清晰的河水仔细观看了水下的冰层,然后做出了一个果断的决定:“汽车涉水过河,尽快换好豆种,必须抓紧时间连夜回返。”

如果不连夜返回,一夜之间,我们再见到的呼玛河,很有可能就是没有沿陵水的裸露冰面,沿陵水全都渗透到冰层的下面去了。如果那样就只有绕行塔河到加格达奇知青们修建的那条战备公路了。

过河的事已决定,杨排长身先士卒。我们揣着担心和怀疑,看着杨排长上了第一辆汽车,只见他,一边把俩侧车门的玻璃摇下,一边告诉我们都必须这么做。最后再三强调,汽车过河的时候一定要打开车门不能关严,要一辆一辆的过。(后来在旭光的老杨头那又学了一招,在跑盘山路的时候,尽量不要把车门关严。当然现在路况好了不需要了。)

杨排长驾车溜下了河床,河水淹没了轮胎,汽车像舰艇一样向对岸冲过去。车头劈开了水面,两边泛起来洁白的浪花,汽车在浪花的簇拥下漂上了对岸,我们的揪心随之落下。杨排长跳下车向我们招手示意赶紧过河。甩掉了担心和怀疑,我们陆续把汽车开过呼玛河。

原来,杨排长在仔细观察冰层的情况时,发现冰层整体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沿陵水浮在上面。如果冰层大部分出现了竖查儿,那就危险了是坚决不能过河了。丰富的经验才使杨排长做出了大胆果断的决定,这样的决定是我们年轻人做梦也不会梦到的。姜还是老的辣!

汽车开进了呼玛县,说是县城其实就比镇子大点。耀眼的阳光使人感觉不到已经是晚上六点了,没有时间享受县城里的干净和敞亮。我们迅速来到粮库,说明情况后得到了粮库工作人员的大力支持。只有社会主义的协作,没有讨价还价的争议。已经下班回家的工人回来了,还没有走的主动留下了。大家以最快的速度将四车豆种装卸换好,我们趁装卸车的工夫狼吞虎咽了晚餐,带着焦虑的心情驾车返程。

晚上八点多太阳照红了西边的彩霞,车队很快又来到了呼玛河边。两个小时前汽车上岸留下的车辙,还湿漉漉的在河床上印着。望着呼玛河,我们着急过河的心情比沿陵水流还急,几辆车依次排好准备过河。杨排长再次强调了一定要注意安全,指挥着第一辆车缓缓地驶人河中,他没有驾驶第一辆车,他留下来了,驾驶最后一辆车过河。

河水已经齐脚踏板深了,汽车一辆辆地爬上岸。我们站在岸边,屏住呼吸,眼里喷发着担惊的目光,当看着杨排长驾驶最后一辆车安全的上岸了,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一个让人敬仰的伟大形象。再次体验了什么是纯朴的感情,什么是无私无畏!

汽车安全地再次趟过呼玛河,夕阳和晚霞还在陪伴着我们,好像是在为我们祝贺、送行。车队朝着回家方向,在崎岖不平的路上继续哼哼着、摇摆着。艰难路程在等待着我们,战备公路好像更难走了,已经一天没有休息的我们,还要再奔波一夜才能到达黑河。

大兴安岭的春天总是姗姗来迟,以往五月的内地已是花香满园的时节,呼玛河才会刚刚复苏、解冻,冰凌才会顺着水流慢慢涌动着,顺流而下汇入黑龙江。不知道为什么?那年的呼玛河怎么会在清明节期间就要提前融化解冻?害得我们连续奋战了一天一夜。

清明节抢过呼玛河,汽车被冲刷,我们受洗礼 —— 来也冲冲!去也冲冲!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