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正月十五的一场虚惊  

2009-02-06 11:24:5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冬天,上山采伐工作又开始了,由上一年的甘河五公里采伐点又向森林里推进到八公里新的宿营地。人们的呐喊声和各种嘈杂的机械声聚会在一起,又一次打破了大兴安岭的沉静。采伐大军以每年三公里的采伐速度向兴安岭深处蚕食着,几十年成长的满山参天松树几个冬日就被伐光,只要喜报传,不虑将来忧。

山里的春节在抬杠的号子声中过去了听不到鞭炮声。今天是正月十五,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夹杆机装好了满满一车原条,树头不错,足有十六、七米(立方)。我开着这最后一趟运材车下山了,在储木场卸完车回来的时候汽车已经开大灯了,灯光引导着运材车在进山的雪路上扭动着。回头瞭望,远处屯子里家家户户的门前都高高挂起了红灯笼,各式各样的红灯笼像星光闪烁布满了屯子的上空,甘河小镇一派节日的喜庆。

出了甘河镇,汽车在崎岖不平的雪路上颠簸,炮车被托挂着发出稀里哗啦的噪音。我手握方向盘心里惦记着帐篷里晚上的会餐,只有节日的会餐才能让那没有口味儿又离不开土豆、大头菜远离饭碗。车灯光在跳动闪耀着,心美滋滋梦想着好吃的。

好梦总是被扰醒,突然,在运材路边的灌木丛里,一个不大的火光忽闪着进入了视线,顿时脑袋一惊,心里的会餐变成了鬼火。.火光虽然很小,但在夜幕中非常显眼,不会是眼睛看花了吧?赶忙腾出紧握方向盘的右手,使劲揉了揉眼睛、晃晃脑袋再看,没错!就是火光,火光还映衬出几个不大的雪堆。

紧张的心情促使汽车减慢了速度,汽车离火光和雪堆越来越近,我的心情越来越紧张害怕,有点懵懂的我已经感到身上冒汗了。看清了!汽车灯光里的雪堆变成了恍惚的坟头,火光在坟头前忽闪着,我顿时头皮发咋,两眼圆瞪,心提嗓喉,惊魂落魄的我右脚习惯性地踩上了刹车踏板,汽车猛然停住,发动机憋灭了火。

这是出来甘河镇不远的一片开阔地,运材路在这里经过。运材路的一边几百米处是小火车的铁路,一边是低矮的灌木丛,有一段运材路在灌木丛旁穿过,火光和坟头就出现在灌木丛中。每天开车运材走这里也没有发现有坟头啊?今天回去晚,天已经黑了却出现了坟头并且还有火光。怎么办?不能停留在这啊!恨不能此时汽车生出双翅飞过去。

汽车无其它路可走,脱离运材路的车辙就会陷入雪壳里,那样就更可怕了,只有发动着车继续行驶。豁出去了,硬着头皮冲过去!我自作聪明地把两边车门反锁好,挂档起步,换好动力强大的三档,双手紧握方向盘,恨不得把油门踹进油箱里。缓慢行驶的汽车一下穿了出去,心理默默地祈祷着,汽车是千万不能停下来啊!

望着越来越近的火光和坟头胆战心惊,后背好像有一种冒凉气的感觉。我不敢看那火光和坟头,双眼死死地瞪着两条车辙不敢错开,那火光和坟头还是顺着眼睛的余光不时地挤入眼帘。虽然害怕看见那火光和坟头,但害怕的心情却又驱使视线还要不时地偷看一下,恐怕那火光神鬼般的跟进驾驶楼。

汽车挨着火光和坟头边儿,感觉是飞速地冲了过去。短短的几十秒的时间,我好像穿越了一个非常可怕、惊魂、鬼神般的时空。火光和坟头被远远地甩到后面,汗水湿透的秋衣凉冰冰的贴在我的身上。

不知道是怎么把汽车开回到山里的。来到帐篷前,连长和大家都站在帐篷外焦急的等待着,单等我一人准备开喝。看见了大家我提到嗓喉的心一下子落下来了,跳下驾驶楼大喊一声:“哎呀妈呀!可吓死我了!”大家听到我的叫喊,看我这狼狈样儿,炮车的海田尺都跑掉了,不知道出了啥事,都赶忙惊讶关切的询问。

我把看见火光和坟头的经过,喘着大气断断续续地讲给大家听,没等我说完,就见连长哈哈大笑:“你他妈的真完蛋,那是冰灯,过节了人家给死人祭祀用的,是当地的民俗,啥事没有,赶紧喝酒会餐。”连长的一句话解答的大伙的关切询问,打消了大伙的惊讶,原来如此啊。

大伙没有了惊讶钻进帐篷盘腿落座,一桌实惠的大餐开始猛遭。望着大伙那腮帮甩开、肚皮撑歪的样子,我却没有心情吃喝,那冰灯的火光总是在眼前忽闪,那不大的坟头仍在大脑里起伏。

第二天,我开着装满原条的车第一个冲下山。来到那片开阔地,老远就看见灌木丛中的那几个坟头,坟头不大像小雪堆似的,难怪平时天天路过没有发现。来到坟头前我停下车,果然看见那个冰灯,心中不由得产生了对连长的敬佩。冰灯是一个用喂达罗冻成的空心冰坨,晶莹剔透,里面放着一个玻璃瓶制作的油灯,看上去还蛮像一个艺术品。就是这个艺术品不仅没有让我有赏心悦目的感觉,倒是害得我胆战心惊。

顾不了那么许多了,上车拿来搬钩使劲抡起“咔嚓”一声就把冰灯打得粉碎。放回搬钩,我朝坟头深鞠一躬,嘴里磨叨:“对不起啦,是你昨晚害得我胆战心惊一身冷汗。”说完我开车离开了这让我虚惊一场的地方朝储木场驶去。

原条的枝丫在炮车后面的雪地上画出了水流般的雪印。雪印不久就会在春天的阳光下消融,那虚惊却让我牢记心中。

本文被选登在《京西文化》2009 NO.1(总第六期)上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