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虚惊后面的一次惊吓  

2009-02-20 13:44:2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说立春的节气已过去多日,大兴安岭却感觉不到春天的暖意,每天的白天仍然还是在零下二十度左右,午后的阳光在寒冷的冬天里显得更加十分的温暖稀罕。在储木场卸下一车原条后已经三点多了,太阳正在向山顶亲近,长长婆娑的树影交错地映在皑皑的雪地上。白雪地、黑树影勾勒出一幅美丽的黑白木刻版画。

驾驶室里照进暖暖的阳光让人感到一丝温馨,愉快心情、空车老路,不知不觉行地驶到了山脚下的那片开阔地。就是这片开阔地,因为上次冰灯和坟头的出现让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每当路过这里,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一场虚惊。真可谓一次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哦。

运材车行驶出那片灌木丛,眼前一片豁然开朗,心情随之轻松愉悦。今天没有轮到我最后一辆收车,心想可以早点回帐篷休息了。汽车好似老马识途沿着冰雪路的车辙向山里溜达着,我像车老板儿怀里抱着方向盘,憧憬着很快就可以下山后回家探亲的美事。

想着回家的好事,赏着兴安的冬景,似梦非梦的时候,前方的雪地里突然出现一个小孩人影闯入我的视线。大脑飞快地运转,是人?不会吧,这冰天雪地里怎么会有小孩出现呢?而且就只有小孩自己没有大人带领。要知道这里远离屯子有五公里的距离呢,会不会是什么动物?更不是,一般的动物是不会站立行走的,只有熊瞎子会站立的。不会真的是熊瞎子吧?喂了熊瞎子那我可是倒大霉了!疑惑!紧张!害怕!

减速行驶的汽车还是离人影越来越近,是人!是一个小孩,一个看上去只有五、六岁小女孩,梳着两条到肩的小辫儿,没有戴帽子和围巾,摆动着裸露的两只小手在雪地里奔跑着。看清了确实是一个小女孩了,一股怜悯同情的心情在我心中不由得产生。是谁家的孩子丢在这里找不到家了,家长一定非常着急!

小女孩在汽车行驶的右前方蹦跳地跑着,在车辙距离小女孩最近的地方我把车停住,小女孩发现汽车停住后她站住也不跑了。我急忙下车朝小女孩走过去,小女孩看我朝她走去扭头就跑。这时我发现小女孩是光着脚竟然没有穿鞋,两只脚已经都冻得发白了,即便是马上采取措施保暖,说不定也会落下残疾了,在这样下去小女孩的生命就会……?不敢想象了。

我穿着肥大的皮袄,拖着两只笨重的大头鞋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追赶小女孩。气喘吁吁的我边跑边喊:“站住,不要跑,我送你回家,你家在哪?”尽管我喊叫的有些歇斯底里,但在空旷的雪地里声音却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小女孩好像听不见一样的就是跑,而且还边跑边回头看我,我向她招手,她也好像没看见就是不理我。

我朝她追赶想尽快靠近她。我跑她也跑,我停她就停,我走她又走,我站她就站,跑跑停停、走走站站我和小女孩一直保持着一段的距离就是追不上她,真是怪了。小女孩朝小火车道旁的林子方向越跑越近,我离开汽车越来越远。眼看小女孩就要跑进林子了,我使劲加快了脚步,想在进林子之前追上小女孩,不然进了林子就怕迷失方向了。

尽管我在努力地追赶,可没有距离缩短的感觉。跑着跑着正当我努力追赶的瞬间,大脑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意念:“难道是人们经常说的什么狐啊、仙啊、啥的?不然为什么追不上小女孩呢?”想到这里眼前立刻感觉传说中的那些东西好像马上就要飘飘出现。小女孩是不是有意把我引到啥地方去?汽车会不会突然丢失?可怕的意念使我立刻停住了脚步。

又是在这片开阔地,又一次体验了头皮发咋的滋味。心脏感觉是在蹦蹦地加速跳动,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追跑累的。害怕中回头一看,我已经离开汽车很远了。望着远处的汽车,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一种逃生的想法在我大脑迅速生成,逃生害怕的意念让我放弃了追赶小女孩,急忙转身跌跌撞撞地狂奔跑回汽车不敢回头张望。

我喉喽气喘地回到了汽车前爬上了驾驶室,摘下冒热气的皮帽子,挂档飞车。汽车在坑洼不平的雪路上加速颠簸,感觉恐惧充满了驾驶室。尽管害怕,可还是胆怯地往后张望,紧张的心情琢磨着会不会有啥东西在后面追赶着吧?汽车开出了开阔地,后面已经没有了小女孩的身影,只有炮车跟在后面摇摇晃晃、吉拉咣当的好像是在“蹦迪”。

看不见小女孩了,紧张害怕的心情稍微有了一些缓解,怜悯的感情又有了萌发。小女孩跑哪去了?她会不会冻死?害怕、怜悯两种感受的视频在大脑里交替地出现,汽车没头没脑地左摇右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带着惊慌失措的样子总算是把车开回山里。

来到帐篷前我没有像上次那样大声喊叫,怕再闹出像上次那样的笑话来。尽管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可心里老是有一种后怕的感觉,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还是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大家。大家听后都不相信,说我一定是看花眼了,荒郊野外的哪来的什么小女孩啊?不管我如何解释大家都不相信。那时我多么希望连长再把我臭骂一句,很失望即没有骂声,更没有什么解释。尽管大家都不相信,可小女孩的事和那可怕的意念在我头脑里,还是困惑了好多日子直到下山回团。

那年冬天,在同一个的地方,让我遇到两次不同样的恐慌。上一次,虽然是虚惊一场,但也可以算是有收获,使我了解了更多的民风民俗;可这一次惊吓却成为不解之谜让我经常回想难忘。如果是唯心主义的论断那是不可能的,狐仙只能是传说世上根本不存在的。那么在远离屯子的荒郊野外为啥会出现没有大人带领的小女孩呢?为啥跑跑停停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使我追不上呢?那让我突然出现的荒唐传说又如何解释呢?难道是我当时大脑里出现了幻觉?不管怎么说,多年以来每当我想起对那小女孩追赶的放弃,心里总是会有一种内疚的感觉出现。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