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鱼、我们、张大爷  

2009-11-09 13:16:1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大爷家住二连,老家是山东的,说话的口音近似河南声可能是鲁西南的。汽车连食堂成立不久张大爷就从二连调来了,张大爷有一手很高的厨艺,每逢过年节都要展示一下。“革命汤迎朝阳”“鸡刨豆腐是经常”那都是家常菜。因此大家都非常盼望过节、过年,一到节假日食堂就会增加两个油星较大的炒菜,绝对比那平常的菜口感又好、味道又香。汽车连的知青们张大爷个个都没少关照。

那年秋天,修建几年的鹤山水库终于迎来了第一个收获。团长一声令下张网打渔,水利队全力以赴,还特意请来了专业捕鱼的队伍。库波荡漾、网起鱼跃,渔舟唱晚。一网网的鲫鱼、鲤鱼和草鱼条条肥大鲜美,好一派丰收景象。一网网鲜鱼出水芙蓉,我们汽车连负责把鲜鱼运到团部,有关部门再分配给各连队。

汽车拉运食品是美差事,运送鲜鱼驾驶员少不了要近水楼台了,每车回来都有收获,单身驾驶员收获统统交给食堂。收获的加上团部分给的,连续好几天我们都可以吃到熬鱼、炖鱼和炸鱼,真是天天有鱼哦。吃鱼的感觉真好,每顿吃鱼不仅是价钱非常便宜,更有一种特殊的贼性味,哈哈!真是味道好极啦。

天天吃鱼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可是那还想吃鱼的念头是天天不能忘记。一天,有人发现了新大陆,在食堂里的水缸里有鱼并且还是活的。消息很快在宿舍里传开,于是宿舍里的人就有了猫闻见鱼腥的感觉。鱼在伙房的水缸里,水缸就在伙房的门口,每次打饭都要经不住地向水缸里面偷偷地看上一眼,真是急人哦,哪有“猫不闻”的啊。

天天打饭,天天闻腥。终于有忍不住的“馋猫”问张大爷:“水缸里的鱼啥时候吃啊?”张大爷每次都是笑眯眯的不语。天气渐渐的凉了,馋猫想吃鱼的心情仍然热涨,而且更迫切了,因为马上就要上山了,到那时候别说是吃鱼,就是连鱼腥味都闻不到了。凡事一分为二,天气虽然凉了,却带来了吃鱼的良机,由于天气凉气压低了,每天上午馒头出锅的蒸汽会把整个食堂屋里团团笼罩,真是天助我也,一个诡秘的计划在几个人中应酝而生。

经过周密的策划和准备择机开始行动。吃过早饭,终于等到馒头出锅了,蒸汽充满了伙房。时机成熟,两人冲进蒸汽笼罩的伙房帮助张大爷出锅馒头,主动和张大爷唠嗑,分散张大爷的注意力,因为经常有人帮厨,所以张大爷还非常高兴。说时迟那时快,另一人很快用事先准备好的网兜将水缸里的鱼一网打尽,溜之大吉,而后帮厨的人待馒头出锅后迅速撤离,真是速战速决,迅雷不及掩耳盗鱼之势。

行动大告成功,哎呦妈呀!几大条鱼足有好几斤,几个人甭提多高兴了。是不迟疑,马上将鱼裹好,分别揣进怀中迅速转移一已婚知青家中。久违的腥味终于变成美味入肚了,二十四小时后,在宿舍后面的茅厕旁,经常恭候的老猪们也沾光改善了伙食。

冬天很快到了,由于工作需要,这一年我没有上山,被派鹤岗为团里倒煤去了,其他的弟兄们都继续去甘河上山采伐运木材,只是从去年的八公里采伐点又向里推进到十一公里了。以这样惊人的速度砍伐大兴安岭的森林,现在看来当年的疯狂采伐不知道是一种什么行为。

春节快到了,我从鹤岗回到团里准备回家过年。想到下乡四年了才第一次回家过年,能和父母兄妹们团聚心里真是无比的高兴。宿舍里冷冷清清的,剩下不多的几个人都集中到一屋了,没有了往日的喧闹。

一天,我来到食堂看见灶上大锅里的开水沸腾着,只见张大爷和鸡西的女知青小韩正在一盆一盆地把热水往那结冰的水缸里倒。我感到奇怪就问:“张大爷,这是噶哈啊?”“水缸里有鱼,是夏天时养的,现在整出来过年吃。”听张大爷一说,我恍然大悟,我们偷鱼的事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看着这一老一小,反复的把水烧热、端水、化冰、凿冰、简直就像愚公移山,心里冒出一种可笑的感觉,不敢再看马上回屋了。回到屋里很快又一种怜悯、自责的心情代替了刚才那可笑的感觉。再次来到食堂,真想告诉他们水缸里的鱼早就没有了,可是又没有那勇气。

水缸里的水已经融化一半了,我实再是不忍心看他们干下去了就劝说:“张大爷别整了,这么长时间鱼早就跑了。”张大爷看看我还是笑眯眯的不语,和小韩继续“愚公移山,融冰不止”。既然劝说不行我就帮忙干吧,用行动来洗刷我不安的心情。但是,不管咋的,实话是打死也不说。我要帮忙张大爷不让,是不是怕我分享胜利果实啊?于是我又回宿舍了。

回到宿舍,不知道为啥,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得劲儿的感觉。可能是内疚的心情,让我再次来走出宿舍。当我来到院里,那情景一下让我惊呆了,那还有不少冰的大水缸竟然让这一老一小搬到院里来了。他们正在用铁棍使劲地凿冰呢,是不是要上演司马光砸缸啊!我急忙跑过去。原来张大爷看水缸里的冰不多了,觉得烧水融冰太慢了,直接凿冰来实惠的了,搬出水缸砸冰取鱼。咔咔一通敲砸,冰都碎了,水缸见底了,可是鱼呢?不见踪影。张大爷满头大汗疑惑的看着空空的水缸直摇头,好像是在琢磨,难道鱼真的会走了吗?

一次周密的闻腥偷鱼的行动引出了一场稚拙的破冰取鱼的段子。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张大爷和小韩仍不知道水缸里的鱼到底去哪了。在这里我们衷心向张大爷和小韩说一声:“张大爷、小韩、对不住你们了,尤其是我,因为几个偷鱼的只有我看见你们当年的“愚公移山、破冰取鱼”的伟大行动了。

1978年要返城了,水库边留个纪念吧!

鱼、我们、张大爷 - 李长顺 - 四十年后京津沪齐知青相聚北大荒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