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在北大荒过春节  

2009-01-23 14:37:19|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是中国人民的古老传统节日,是全家人团聚喜庆的日子,每当春节来临就会想起许多年前在北大荒过春节的情景,想起那冰雪、怀念那心情、留恋那思念。

回想在北大荒下乡过的八个春节,其中在大兴安岭与雪山松柏过了三个春节,回家和父母团聚过了三个春节,在兵团(农场)过了两个春节。兵团(农场)的两个春节恰恰是下乡后的第一个春节和返城前的最后一个春节,一首一尾两个春节分别留下了不同的感觉和相同的思念。

那年,春暖花开的好时光远离了家乡踏上了广阔无垠的黑土地,转眼来到北大荒已经半年多了,一场冰雪送来了北大荒的严冬。飞雪迎春到,一九七一年的春节就要到了,汽车连大院里每天搭车去火车站回家过年的知青在逐渐增多。在没有探亲假的年月,不少知青为了过春节都是逃跑回家的,因为珍惜这让人羡慕的工作只好远离家乡远离父母,在北大荒过第一个春节了。

没有了儿时对春节的那种穿新衣、吃大肉的祈盼,春节好像来的特别快。汽车连有京、津、沪、和黑龙江的知青十多个,但没有一个胆大的,谁也不敢逃跑回家,所以大家在一起过春节还是蛮热闹的。那一年我们大家在一起过了一个新颖的想家的春节。

大年三十伴随着寒冷悄悄地到了,这一天,没什么事就都不出车了,老职工们来到连队里点一卯,没啥事就回家了。北大荒节假日是吃两顿饭的,下午三点开始会餐,食堂里的几张饭桌摆上了平时很少见的肉菜,烧酒的芳香令人陶醉,香喷喷的大米饭更是诱人垂涎。一群远离家乡的知青,大口大口地吃肉填补着身体的亏缺,大碗大碗地喝酒麻痹着想家的思念。

热闹的会餐结束了,有人高兴地说唱,有人哭泣着想家。有人忙着做自己的“业务”把刚刚“进口核销”的美味,当场就哇哇的变成“出口退税”了。大量的美食疯狂地把“胃星城”膨胀的几乎要爆炸,“肚家庄”的“肠员外”因遇到平时很少光顾的肥腻,也不用像往常那样呲牙咧嘴的蠕动,所有的残渣余孽都会轻松地一泻千里。

太阳不知道啥时候在会餐的喧闹中落下了西边的林带。吃饺子是除夕夜必不可少的重头戏,酒足饭饱后,大家领到了和好的面与饺子馅开始包饺子。知青们包的饺子有捏褶的、开口的,各式各样、五花八门。不论是南方的风味,还是北方的特色,只有那脸盆煮饺子是许多知青们的共同专利。

宿舍里有一个较大的铝合金的脸盆,比起搪瓷盆煮饺子可是首选了。铝合金脸盆比一般的搪瓷盆大一些,一次可以煮很多的饺子。水开了,饺子下盆,不一会儿,盆底的饺子浮上了水面,热气轻浮地飘出了脸盆,一股久违的饺子香味伴随着一种特有的异味串满全屋,大家贪婪的吮吸着,享受着。正当大家沉浸在欲飘欲仙的感觉中时,有人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馋嘴,开始动手捞饺子了,接踵而来的是争先恐后、一扫而光的疯抢,动作稍慢一点的只好再等下一盆了。

我们宿舍脸盆的作用真是多功能哦,脸盆不仅可以洗脸、洗脚、洗衣服、煮饺子,还可以清洗机械零件。煮饺子的脸盆是一个上海知青的,因为大家曾经吃了用他的脸盆煮的饺子,使他每次洗脚的时候总是能表现出一种洋洋得意的样子。

终于有一天,不知道是谁清洗完零件,不小心在倒车的时候,把那煮饺子的脸盆碾压成了圆圆的、薄薄的铁饼。这上海知青发现后,气得双脚蹦高,嘴里愤怒高声地迸发出一句国骂,铁饼由国骂“伴唱”着从他手里像飞碟一样,画出了一条漂亮的抛物线飞向远方。从此再也看不见他那得意洋洋的表情了。

新年第一天的阳光带着一丝暖意照进了宿舍,知青们在没有春联贴,没有鞭炮响的日子中辞旧迎新了。拜年的老职工们来了,冻得发红的脸上洋溢着新年的快乐和除夕夜的醉意,脱下了油油呼呼平常衣服,换上了干干净净的新年服装,脚上的大头鞋踩踏着那坑洼不平呈黑色的雪路,伴着“咔吱、咔吱”的响声来到了宿舍。还在梦香的知青们,被吵吵嚷嚷的拜年声闹醒,只好在被窝里和老职工们拱手相拜了。

知青们没有换春节的新衣。虽然穿的还是那破旧的知青服和黄棉袄。但肚子里的馒头、土豆、鹤山汤,却换成了大肉、烧酒、白米饭,当然还有那特殊味道的饺子。北大荒的第一个春节在新奇、想家、寒冷的气氛中过去了。

一九七八年过了元旦不几天收到了家里的来信,让速回家参加病退体检。拿着信到已经是农场的办公室找主任请假,场办主任非常同情马上就批假了。由于春节快到了,农场领导用车比较忙,所以主任要求体检完事就立即回来,我当时表态一定按时归队。

这一按时归队为我又创造了一个在北大荒过春节的机会。体检完了,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返回了北大荒农场。天气非常寒冷,场部却是一片准备过春节的热闹景象。供销社门前停了好多连队上来购买年货的拖拉机和马车,人们的脸上都呈现着快过春节的喜悦。从许多迹象来看今年的春节是要红红火火很好地热闹一番了。

这年的春节除夕夜还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酸菜肉馅饺子还是那样年味十足。这大年初一却和往年就不一样了,农场以一种即全新的又传统的方式迎来了新年的第一天。

初一早晨,在睡梦中还沉浸着除夕夜美酒醉意的人们,被一阵热闹的锣鼓声和清脆的唢呐声唤醒。闻着锣鼓声儿,听着唢呐音儿,人们从家属区沿着冰雪路向场部前的空场走来。

孩子们换上新衣服高高兴兴,老职工们个个精神焕发,老娘儿们身穿漂亮衣服,腰系彩绸,看来那都是有备而来的,不大的空场很快被挤满。锣鼓敲动了人们的心弦,唢呐唤起了人们骚动,贼拉浪的人们扭起了欢快的大秧歌,载歌载舞迎接着新的一年。

扭秧歌的人群中要说最吸引人们眼球的那就属曾经的老连长了,现场表演,现场化妆。只见老连长那两只肥大的皮袄袖子,左右前后像彩绸一样甩搭着,透着迷人的美。稍罗的双腿合拍着鼓点迈着熟练的脚步,显示出他那扭秧歌的扎实功底。头上翻戴皮帽子,两个帽耳随唢呐的韵律有节奏地呼扇着,油亮发黑的帽里儿还能隐约地看出那一道道轧杠线缝里的本来白色。真是唢呐声声、秧歌扭扭,笑出了眼泪,乐弯了腰。

彩绸舞出了节日的气氛,唢呐吹出了黑土的情怀。那气氛激励着人们扭动着僵硬了多年的肢体,那情怀让人们释放着压抑了许久的火辣激情。没有艺术的要求,没有年龄的界限,只有心情的喜悦,只有节日的欢快。大秧歌扭出了新一年的五谷丰登,大秧歌标志着“黑棉袄”们为农场重新做出的贡献。

那年春节大秧歌从初一扭到了十五,从场部扭到了连队。好多已经结婚和没有回家的知青们也参加了扭大秧歌的队伍。知青们的加入,使具有浓厚乡村气息的大秧歌增添了新的蓬勃朝气。据说扭一天可以得到好多分钱的补助。又过年又赚钱真是喜事连年。

一九七八年的春节在大秧歌的扭动中过去了,没想到这个春节竟是在农场(兵团)过的最后一个春节。那春节喧闹的锣鼓声变成了欢送曲,那新年的唢呐吹响了大返城的集结号。

北大荒渡过的两个春节是偏得的,难以忘怀的。

本文被《黑土情》2010年第一期杂志选登

  评论这张
 
阅读(666)|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