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坐火车轶事(二)  

2008-10-13 16:52:1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二年的冬天好像比往年来的都早,而且还特别寒冷,老天爷仿佛知道了我们要去进山采伐,诚心和我们过不去。采伐任务又布置下来了,林场由大兴安岭南麓的免渡河转战到了北部的鄂伦春自治旗的甘河林业局。同样的是一场战前动员,一通激昂的口号,一群没家没业的知青,又被光荣地入选了采伐大军。同样的是我非常荣幸的又被选中,并且是首当其冲的先头部队——打前站。

十一月的嫩江虽然已封冻,但冰上还不可以走汽车,车辆要到嫩江冰面可以承受住汽车了再过江上山。我们因为是打前站的所以汽车只好用货运火车运输上山,其他人员坐客运火车上山。于是,我又一次不寻常乘坐火车的经历开始了。

六十吨的平板车皮,终于由齐铁分局批准被甩到了双山火车站的站台上。我和王泽生吃饱了粘馒头,喝足了迎朝阳的革命汤,开着满载猪肉、粉条、白面等山上用品的“解放”来到了双山。与我们一起同行的还有一台不知道是哪个连队的“东方红”两个驾驶员是当地的老职工。平板车皮仅靠站台停放,我们要先把汽车开上去。开了两年车的我,驾车爬过山、趟过河、穿过隧道、闯过红灯,但上火车还是第一次。

稍微稳定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心里默诵了几遍黑土地上流行的一句俏皮嗑“该死该活X朝上”,只见瘦小的我爬上驾驶室,轮起细细的胳膊,吃力地打动着沉重方向盘,在面积有限的平板车皮上,二进一退把汽车恰到好处地停在平板车皮的一端。坐在汽车驾驶室里往下一眼看到底,没有汽车上了火车的感觉,好像汽车是在悬空。出驾驶室才发现车轮距离平板车皮的边缘才三十公分左右。

“东方红”体现了它的优越性,一直开上平板车皮原地90°旋转就平稳地停在汽车后面了。接下来我们就顶掩木,拧钢丝把汽车牢牢地固定在平板车皮上。火车编组后,我们在疲惫、新鲜的感觉下向着甘河出发了。

人坐汽车,汽车坐火车,还真是挺有新鲜的感觉。经过嫩江火车站的重新编组,火车继续向前。每到一站停车,我们都要下汽车观看汽车的牢固情况,更重要的是防止贼人上来光顾。火车到大杨树已经黑天了,一种饥饿的感觉产生了,这时候才想起了中午饭还没有吃呢,晚饭的时间又到了。

“饱带干粮暖带衣”这是师傅告诫我们一句牢记的圣旨,于是我们拿出了自己带的馒头开始晚餐。把馒头拿出来一看,傻了!馒头都冻得硬邦邦的了,牙齿一咬一个白印儿,没办法吃了。火车继续行驶怎么办?样板戏激励了我们“天下事难不倒共产党员”同样也不会难倒知识青年。把馒头揣进了紧挨秋衣的怀里,靠体温待馒头融化一点吃一点,就这样伴着已经两年多没有洗澡的“体香”,一个馒头不知不觉的就吃进去了。如果是在初到兵团的时候就好了,不仅有美味的“体香”,可能还会有鲜肥的“虱子”,那就是一顿黑土地版的“肉夹馍”了。

一个馒头不算饱,但可以解决了当时的饥饿,一直撑到了加格达奇。火车到了加格达奇已是快半夜了,我们顾不上车上的东西了,飞奔出站找到了一个将要关门的小饭店,一通狼吞虎咽把肚子填饱。饭后不敢久留马上回到了火车上,爬上驾驶室就进入梦香,真是吃得饱睡得着。一阵零下二十多度的寒冷把我冻醒,睁眼一看周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原来我们被甩到离车站很远的岔道了等待重新编组。我下车看看“东方红”发现两个老职工都不在,原来他们去候车室取暖去了。也是的,“东方红”里没有什么怕丢的东西,几吨重的铁疙瘩谁也搬不走。老职工就是聪明,不然怎么让我们接受再教育呢?

已是夜里一点多了,我回到驾驶室继续梦香。不知道又过了多长时间,被王泽生一把推醒:“你闻到苹果味了吗?”睡意朦胧的我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下,一股苹果的清香,真是味道好极了。通过风挡玻璃一看,在我们旁边停了一节等待编组的苹果车,上面蒙着棉被。顿时,我的困意立即没有了,精神马上振奋起来。真是天赐良机,事不迟疑我俩跳下平板车皮,经过一番侦察确保平安无事后,开始了一次难忘的“行动”。王泽生麻利地爬上苹果车,把棉被掀开一条缝,很快就掏出苹果递给我,我把苹果装进皮袄口袋里。每次运五、六个苹果往返于两车之间,不行,这样效率太慢,灵机一动把洗脸盆用上,这样很快半筐苹果就有了新的归宿,真没有想到洗脸盆还有这样的功能。

突然,一种心灵上的谴责让我和王泽生很不情愿地结束了这令人振奋的“行动”。“行动”结束后,我俩也去了候车室取暖,其实,刚才爬上爬下的运动和紧张的心情早已使我们身上热乎乎了。去候车室更重要的是一种躲避的心态,到了候车室看见两个老职工我们就主动地向他们交代了“问题”。老职工听了我们的交代,他们并没有再教育我们,不一会就消失在茫茫的黑夜里了。时间不长,两个老职工满脸洋溢着笑容回来了。他们得意的表情告诉了我们,他们也得到了不小的收获。当然他们是不会向我们“交代问题”的。

早晨五点多,平板车皮重新编组后离开了加格达奇,蜿蜒的铁路把我们带入了大兴安岭的密林深处。天色已蒙蒙亮了,太阳放射的红晕已经挂满了山顶上松树的枝丫,两边的森林已看不见那郁郁葱葱的夏日景色,高大的落叶松林中不时地参差着一些白桦,相比不高的柞树,挂着不落的红叶,仿佛看见了北京的香山。低矮灌木中的杜鹃花已经没有了春日的芳香。火车向前行驶,雪地、灌木、红叶、白桦、松树的枝丫、阳光的红晕,由下而上依山势展开,好像大自然奉送人间的一副淡雅、清静的画卷。这美好画卷在我们身旁向后轻轻地飘去,好一派北国风光。

中午,火车终于到达了甘河。连长和修理工师傅们已在车站等候我们多时,大家一起动手很快就把汽车“松绑”,我把汽车安全地开下平板车皮。为了感谢大家帮助卸车,我们把加格达奇的收获拿出来供大家分享,一阵疯抢,所有的苹果都有了新的主人,大家都说苹果不错并一致认为感觉有一种贼腥味。

经过了两天一夜的行程,又一次很有意义乘坐火车的经历,在我知青年代的记忆中永远存盘。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