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难忘知青岁月

北大荒永远的记忆

 
 
 

日志

 
 

北大荒第一课——拉练  

2008-07-07 13:12:05|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车出了山海关经过了两天两夜的停停站站,分别在齐齐哈尔和伊拉哈俩站下去部分知青后,最终停靠在连地图上都找不到的那双山火车站。打开车门,一股北大荒的新鲜空气迎面扑来,使我们从车内浑浊的气味中解脱出来。走下火车,张大嘴深深地呼吸几口新鲜空气,真正地体验了一下“吐故纳新”的原意。新建的“雄伟高大”双山火车站候车室,在周围平房的陪衬下绝对是鹤立鸡群了。不大的火车站被突然下来近千人的知青闹得沸沸扬扬的,各团来接人的领导早已在站台等候,汽车、“尤特斯”“东方红”马车,凌乱的停放在候车室前,准备迎接我们远道来的知青。

去天津接我们的现役军人李秘书(后提升宣传股长)和金医生向现役军人谭参谋(后提升军务股长)交代一路的情况后便上了汽车“归心似箭”了。个头不高的谭参谋,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稍微突出的颧骨显得嘴下巴瘦瘦的,俩只不大的眼睛在黑黝黝的面孔上圆睁,一副特有的军人气派。

谭参谋铿锵有力的口令,把我们分到四十五团的一百二十人集合起来,用带有川味的东北话高声的致了简单的欢迎词,最后宣布:“我说同志们啊!我们要以拉练的形式走到团部。”大家一听各个目瞪口呆。在学校没有上的拉练课在这补上了。真是“躲过了初一、跑不了十五”。“出发”一声令下,一支新兵团战士队伍向着四十五团团部进军了。说来也是奇怪,昨天还是一盘散沙的学生,踏上黑土地一夜之间变成了兵团战士,并且从心目中自我感觉还是解放军的序列了。真是妙不可言。

队伍沿着连绵起伏的丘陵向前进,一路口号、一路歌声,不平整的砂石路在队伍过后趟起一片灰尘。没费力很快地达到了第一个坡顶,只听谭参谋高喊:“同志们啊!一连到了”一连就在公路边,那里早有七、八个装束和我们差不多的知青在路边等待欢迎我们了。没有敲打的锣鼓,看不见彩色的横幅,只有两桶上面飘着油渍,冒着热气的白开水算是见面礼了,好多人凑上去一看,紧皱眉头,撇开大嘴,赶快跑开了。“你们是哪来的?”“怎么没有坐汽车呢?……”几句热情的问候,倒是体现了知青之间的情感和关怀。

队伍继续向前。沿着下坡的砂石路向下远望,两边绿色高大的杨树林带,夹着中间黄色的砂石土路形成了北大荒独特的“高速公路”。远处狂奔的汽车像超低空飞行的“喷气式”后边扬起一条长长的“黄烟”,久久不能散去。林带里不时有被惊起的乌鸦“哇!哇! 哇!哇!”地惊叫,好像是向这些突然到来到人们说“欢迎你们!”

人走下坡路是很容易的,砂石路转了一个弯,出现了一段平坦的路,路的一边是一块湿地草甸,一边是一片苍松翠柏。这个地方叫北墙(当地念抢)子。走进瞧,苍松翠柏林中几个土包让人感到寒气逼人,原来这是埋死人的好地方。(四十五团八连的上海女知青“麻花”就长眠此地,与其相对不远草甸西南方的一个水泡子就是麻花的被害地,水泡子的旁边深埋了没有棺木的凶手,一个北京的男知青)。当然这些是后话。

行进的队伍中,有人已经汗流浃背,有人已经气喘吁吁,还有人干脆脱掉了外衣。队伍已经没有了整齐的步伐,哎哟声、喘气声替代了歌声、口号声。树上的乌鸦跟着起哄“哇!哇! 哇!哇!”地叫个不停,好像听着那“欢迎你们变成了累死你们”。大家“千万”次地问还有多远啊!已让谭参谋应接不暇了,他只能反复地重复着一句话“同志们啊!加油啊!坚持再过一个坡就到了”,谭参谋本来不宏亮的嗓门变得更加沙哑了。其实,谭参谋也是第一次行走这路,具体再过几个坡他也不清楚。

由于这段道路没有坡,队伍很快离开了那片寒气逼人的松柏林,艰难地又爬过了一个坡顶进入了红石沟。红石沟并没有水,后来据老人们讲,因为是地处两坡之间,不远处又是齐嫩线上的一个工区叫红石,因此得名红石沟。顺坡路向下走去,路两边的灌木代替了高大的白杨。粉红的杜鹃花吐着芬芳开满路两旁。扑鼻的芳香赶走了松柏林那压抑心情。杜鹃花当地人也称“达子香”,因用来泡水喝可以治疗涨肚,也有“涨肚红”美称。每年的五月份是杜鹃花盛开的季节,北大荒的“红五月”是不是由此而来?不得而知。

喜闻花香,使疲惫的双腿又迈开了大步,花香沉醉之中又传来了谭参谋的利好消息“同志们啊!上了这个坡就看见团部啦。”杜鹃的花香、利好的消息,就像一针兴奋剂催快了队伍前进的步伐。很快穿过了“红石沟”爬上了坡顶,终于看见了团部,蛮高兴的心情一下凉了半截。因为,看见的团部还要再穿过一沟在另一坡顶上。真是望山跑死马哦!好在看见了希望,没有办法继续向前吧。眼前的坡顶是二连,来到了二连路边,依然有几个人在热情欢迎,依然有同样的大桶白水,却没有了紧皱的眉头、撇开的嘴巴。顾不上是白水、黑水,蜂拥而上、猛喝狂饮。稍息片刻,在二连知青们的欢迎慰问声中奔向团部。

从二连坡顶边走边望,一片低矮的土房冒着袅袅炊烟,几排红砖瓦房点缀在土房之间,一排没有大门的房子,好像一串放倒的黑珠子,有人问那是什么?谭参谋让大家费尽心思的猜想?原来那是新建的汽车库。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汽车库竟与我朝夕相处八年。整片团部被四面的林带环抱在中央,好一派田园风光。

完成了最后一次的下坡上岗,这支已经溃不成军的队伍,从双山到团部经过了三沟四坡十三公里的“长征”终于到达了四十五团团部。这北大荒第一课,在团首长和许多知青们的热烈欢迎中结束了。这一拉练课的作业,也为日后在北大荒屯垦戍边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2008年6月8日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